《柏德遜》如詩的電影,如詩的生活

從星期一至星期日,又回到星期一,他的生活幾乎一模一樣,早上六時多自然起床,親親仍未睡醒的太太;吃了早餐,帶著餐盒,步行上班;下班回家,與太太吃完晚飯,就去遛狗,最後以酒吧作結;這種規律甚至包括了回家前扶正門外的信箱這類小事。別人眼中的巴士司機,也是詩人,空餘在秘密筆記簿,寫下詩句──占渣木殊(Jim Jarmush)的《柏德遜》(Paterson)看似平淡,卻把小城小事濃縮在詩句中,短小而雋永。 占渣木殊彷若虛構了一個詩意的空間,很不現實。在柏德遜鎮,有一個叫柏德遜(Adam Driver)的巴士司機,喜歡寫詩,也喜歡讀William Carlos William的詩(而他也寫了一首長詩叫《柏德遜》)。他的靈感在生活中,開工前在巴士上,午餐時在瀑布前,下班後在書房中,他一直寫,一句接一句,一首接一首。這個小鎮孕育了詩人,而詩人為小鎮注入獨特的元素。透過他的眼睛,我們看見的是詩的世界。 詩的世界,不同於小說的世界,也不同於散文的世界,很細膩,很溫柔,卻又帶點陌生化,不是我們慣常的認知。沒有手提電話,沒有網絡,生活簡樸得不像現代人。或者唯獨如此,他才能敏感於周遭的一切,看見了別人無法窺見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