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試一路

香港律師會本月初宣布,二○二一年起,任何人有意在香港成為律師,必須參加該會自行制訂的統一執業試,考試合格,方可實習,然後執業。換言之,入行只得一個試,一條路,由律師會壟斷。現行制度,要成為本地執業律師,必先在港大、中大、城大或其他普通法地區修讀法律學位(LLB)或法學博士(JD),再讀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通過課程考核後,成為實習律師,兩年後成為執業律師。陳兆愷法官主持的一個委員會剛開始檢討本地法律教育及培訓,包括研究應否引入統一執業試,未有結論,律師會實屬搶閘截糊。大律師公會發聲明,批評律師會繞過法定機構檢討程序,要求律師會重新考慮。誰主考試,並非律師閂埋門爭利益自家事,而是與公眾利益攸關。一試一路,等於律師會設一道閘,控制入行人數。目前制度,三間大學的法律學院批學生考試合格與否,毋須考慮行業競爭情况或其他利害因素,但正如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指出,若交由律師會全權操控統一執業試,「律師會正在執業的事務律師和有意加入業界的人士之間,無可避免有潛在利益衝突」。任由特權者壟斷市場,就是剝削市民的選擇。除控制人數,一試一路亦控制誰可以入行。「法政匯思」黃鶴鳴近日撰文,訴說有律師朋友到內地參加中國公證人考試,被考官詢問對國策「一帶一路」的看法。在內地發生的事,並不遙遠,將來在香港執業的律師被要求政治正確,不是天方夜譚。律師會會長熊運信將今次決定比喻為「業主希望將出租單位收回,但有鄰居卻出聲叫停」。這比喻等於說,律師執業資格是律師會的「私產」,正好引證了律師會思維不當的地方。原文載於2016年1月17日《明報》副刊 PCLL 律師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