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還我寧靜環境——論在公眾場所開擴音器

2017年七月一日除咗是回歸的「大日子」之外,相信大家認為更值得慶祝的,一定是便秘Jacky同埋營養師Diana的退役。我是對聲音異常敏感的人,事實上由細到大我一場演場會都無去過,最大的原因,就是我頂唔順太大聲的音響效果。如果不幸地踏進好大聲的Road show 車廂,又或者不幸有細路坐在附近,我真係會即刻走去另一層度。Roadshow終於壽終正寢,當真係拍爛手掌! 誰不知,當大家以為一個惡夢終於完結,但卻是另一個煉獄的開端。每日當你帶住半醒不遂的身軀,諗任入車度「恰」陣又好點都好啦,身邊居然有一個個不知好歹的人,很想同你分享佢玩手機打麻將又或者睇YouTube的喜悅,開大個喇叭喺度玩遊戲聽歌。其實呢個情況已經不止出現在車廂之中,更有蔓延至其他場合之勢,最常見就是餐廳之內,細路們大條道理地開住兒童節目睇。家長或工人姐姐們不僅不會阻止,更視之為終於令到佢安靜而自己可以爭取時間玩電話的一種手段,真係離哂大譜。更令我擔心的,是我仲發覺到會做呢件事的人遍及各個年齡層,當中以細路同長者最多。 嗱即是咁,長者不嬲喺社會都是打橫黎行都唔係第一日知,但勢估唔到怪獸家長都覺得全車廂的人都奉旨聽你個細路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