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ing Dogs:香港特色國際化?

一向對娛樂新聞興趣缺缺,上周偶爾被一宗小新聞吸引到眼球,是說甄子丹接拍以香港為場景,臥底作故事、廣東粗口做對白的遊戲「Sleeping Dogs」真人電影版。訪問中,宇宙最強表示遊戲製作人本來就是他擁躉,「Sleeping Dogs」主角充滿他的影子。 香港作為符號消失的流行文化 然後我想起兩個月前梁啟智題為〈香港文化創意產業的未來?特首參選人應先玩Sleeping Dogs〉的文章,建議幾位特首候選人從遊戲了解社會,探討香港作為國際上一個符號的意義,更重要是思考香港豐富的流行文化寶藏,何以自八十年代後只能由外國公司製成全球流通的作品。 我當然知道今天的香港也有電腦遊戲製作公司,只是那些成功的例子說起來都有點尷尬。「神魔之塔」在商業上極為成功,卻被譏為「神抄之塔」。「光輝歲月」是正宗全面以香港為題材的遊戲,但同時遊戲對象也被局限為香港人,最起碼外國玩家就很難知道「孖條」或「綠寶橙汁」是什麼。相對來說,日本的漫畫和遊戲角色永遠不老,影響力無遠弗屆,安倍晉三可以扮馬里奧在里約奧運閉幕禮爬水管出來。 難得拙作「光輝歲月」與國際大作相提並論,卻沒想到自己在作者眼中是個「有點尷尬」的例子。 事實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