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七宗罪

作為初創投資人,我們常常會有機會碰到不同的startup團隊,在公開場合好,朋友介紹好,在電郵上也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現在太流行創業,政府及私人機構的補助和支持又特別多,讓一些可能不太適合創業的人也來試試看。我跟拍檔常常開玩笑說,看這些案件太多有時候會讓我們變得很麻木。試試舉一些例子跟大家分享一下。 不知道什麼是投資 這種情況在電郵特別多。他們以為做了一份好看的Powerpoint就可以募資。 有點像禮拜六早上「賣旗」一樣,說一句「先生/小姐,您好!」別人就會乖乖付錢給他們。當然也有機會他們覺得我們像一些財務公司,有「身份證」就可以拿到錢一樣吧! 很少投資人會投資在一個很片面的idea上。Elevator pitch也只是吸引投資人的第一步,不是最後的一步。更重要是,其實不是每家startup都需要前期投資。 沒有核心能力 不少團隊想做的項目,他們不只是沒相關的能力,有時候連興趣都沒有。有點是為了創業去創業。比方說,假如有團隊想做一個寵物用品買賣的平台,可是如果他們沒有IT能力,沒有網購經驗(包括個人網購經驗!),甚至乎連養寵物的興趣都沒有,他們成功的機會到底會有多少呢? 喜歡做老

詳情

紅海與藍海

在2005年,有一本書叫「blue ocean strategy」面世,自此以後,很多人都愛把blue ocean掛在嘴邊。就算在startup界大家很仰慕的Peter Thiel寫的zero to one,我也覺得有很多blue ocean的影子。 可是第一天看這本書的時候,除了覺得作者取這個名字很聰明以外,我覺得它的內容其實是一般般而已。 甚至乎讓很多人對這個議題有誤解。 我一直覺得,香港很多公司在過去二十年有很大的倒退。可是我最近在想,這樣不是很全面,香港這二十年也有很多厲害的公司跑出來。 不用做太多市場研究,大家都應該可以肯定,以下這幾家公司,一定是賺大錢。可能不是什麼Facebook, Google那種,可是絕對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已經是非常非常的多。 起碼可以justify很多創業的風險與期望。 這些公司包括,幾家最大的「補習天王」,「易拉架」,「卡片王」。(我有想過放迷你倉,可是這個怎麼說也像地產項目,所以我覺得要另作討論) 然後我越想越不對,這些產業,都是超級紅海。 補習老師,一直都有,市場分散可是關係深厚,誰想到幫把這些老師拍拍比較「有型」的照片就有新的看頭?(當然我

詳情

三度融資,正現金流—Startup可以既做產品也接Job

公司轉眼間已經開了六年,這幾年間見盡風風雨雨,很慶幸今天仍然健在。我常說一間公司,尤其是Startup,際遇比什麼都重要,而好的際遇和如何做人有莫大關係。六年前,我們幾個創辦人,毅然放棄收入穩定的工作,創辦了Innopage,專門研發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電子書出版系統。開業九個月後,當大家在考慮放棄還是繼續之時,幸運地得到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鴻興印刷集團主席任澤明先生賞識,繼而成為我們的天使投資者。當年他幾乎與所有做電子書的行家接觸過,最後選擇投資我們,據悉是因為我們的計劃比其他公司踏實,沒有天馬行空的上市計劃,只想專注做出市場上最優秀的產品。因為Kindle的成功,「智能裝置上的電子書」這個概念在當年可說是炙手可熱,幾乎所有出版社都想進入這個市場。但不久之後,出版商發現香港人對於「付費看內容」非常抗拒。隨着買書和看書的人越來越少,無論雜誌或圖書出版社,近年已不再積極投資電子書有關的科技研發。為現金流轉型提供顧問服務僥幸的是,不少曾經下載過我們的電子書產品的用戶,認為我們寫的App質素高,都主動問我們會否接Job寫App,於是我們便開始了「幫客寫App」的生意。這似乎是近年大部份香港Startup的寫照-開始時以研發產品為主,後來因為市場上「幫客寫App」的需求越來越大,所以為了保持現金流和擴充團隊,業務重心慢慢從開發產品轉移到顧問服務,並且生意越做越好。由2010到2013這短短三年間,我們由最初只得三個創辦人,擴大到最高峰的二十二人團隊,Job越接越多,做的Project也越來越大。這段時間錢是賺多了,卻不見得比以前開心,並且經常為了工作而爭執。直到某天,我們發覺大家已經偏離了Startup的初衷,甚至有討論過是否應該分道揚鑣。毋忘初衷 以20%時間研發新產品為了將公司導回「正軌」,我們開展了非常冒險而大膽的「InnoLab」計劃,仿效矽谷公司如Google,容許同事用20%辦公時間,研發無關公司核心業務的產品。我們甚至比矽谷公司更進一步,承諾若產品成功spin-off為獨立Startup,參與的同事都能成為新公司的股東。InnoLab推行的過程極為艱鉅,開始時有同事感到疑惑,覺得公司有「蠱惑」,認為這是公司從員工身上搾取利益的手段。我曾向其他行家訴苦,說推行這種「Google 20% Time」形式的計劃困難重重,犧牲了公司收入卻又得不到同事支持。不少行家都對我說,這個計劃不會行得通,因為試過的行家都失敗過,勸我別再堅持。一間接Job公司如何賺取最大利益,在傳統System Integrator(系統整合公司)出身的我比任何人更清楚。只要不堅持請最優秀的developer、將權力偏重於Sales and Marketing部門、把developer當作寫code機器,逼他們不斷工作,直到辭職,之後再請新人補上。這種做法保證能夠將利潤最大化,但同時亦是一種沒有理想,沒有前途的經營手法,恕我不能做到。堅持理想 開發股票App獲投資既然同事反應冷淡,我們決定由創辦人自己開始做起。我們寫了幾個App,每個都達到「三個月內,十萬下載」的目標,算是有所交待,但又難以說得上成功。還好每次推出新App,我們都得到不少寶貴經驗,後來我們將這些經驗用於開發「Ticker」股票投資組合管理系統,並如最初期望,幸運地獲得財經專家陸羽仁先生的投資,成功Spin-off為獨立Startup。以上兩次融資的共通之處,皆在於我們專注研發產品,再以產品引起投資者的興趣。加上無論投資者還是獲投資的我們,心機都放在做好產品上,而不是存心玩弄財技,所以大家一拍即合。與遊戲界龍頭合組新公司 開發手機定位遊戲與此同時,Pokémon GO定位遊戲全球大賣,因緣際會之下,香港遊戲界龍頭公司Gameone主席施仁毅先生,與我談起Nokia時代我曾參與設計及製作手機定位遊戲的經驗。及後我們有幸獲邀合組新公司GO Studio,負責開發遊戲專用的地理訊息系統,聯合製作Gameone計劃投資二千萬港元的全新手機定位遊戲。從此我們除了是專門接Job的外判寫App公司外,還多了兩間聯營的Startup公司。有了這些經驗,新加入的同事對InnoLab這個20%時間計劃開始有信心,於是我們便鼓勵他們提出新App的想法,寧願接少一些生意,都要讓同事有機會把構想實現出來。最後我們以「改良Openrice」為出發點,開發出本地飲食App「Foodbulous」,以spin-off為獨立Startup的目標進發。有天和創業前輩談及我們的動向,他對我說:「你這個算是什麼Business Model?你一個人能夠應付這麼多工作?」長遠目標分拆產品各自發展我們現有在三間公司,Innopage一直由我負責管理和跑業務,現在還要協助推廣Foodbulous;Ticker完成了首輪融資後,我便要籌備下一輪融資,而Go Studio我會擔任聯合製作人,亦要全力招募人手。以上每個崗位都相等於一分全職工作,在未有適合人選能為我減輕工作量前,暫時的對策只有不斷透支自己體力和時間,直到為Ticker完成下一輪融資為止。長遠來說,由Innopage spin-off出來的Startup會完全獨立,無論Ticker還是Foodbulous,都需要擴大規模和建立自己的管理團隊。但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所以在現階段我和同事都只得捲起衣袖「頂硬上」。以投資者資金研發壟斷市場的產品搞Startup,很多時都是「你睇我好,我睇你好」。報章報導的創業故事,令人覺得成功都是很輕易的事,就算是很簡單的產品概念,只要「識人」,憑人脈就能吸引到千萬投資。但現實往往不是這麼簡單,有投資並不等於成功,重點是如何利用資金將產品做到比對手更好,繼而憑產品質素壟斷市場。香港不像美國矽谷或中國大陸,我們沒有成熟的科技創新文化,敢於冒險和有遠見的風險投資者也不夠多。作為香港Startup,往往只能靠接job來維持現金流,再把部份利潤投入自家研發,而不能像矽谷Startup那般200%全面投入。但這些局限,並不會阻止我們繼續創新。近年不少有遠見的天使投資者都開始投資本地科技Startup,而我們亦有幸遇上幾位有心人。我相信,只要投資科技公司的風氣能夠延續,幫助香港Startup想得更大,走得更遠,未來香港必定能夠創作出許多征服全球用戶的創意產品。(圖片:由我們設計和開發的兩個產品,左為Ticker,右為Foodbulous。)(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startup

詳情

透視十年:創新創意產業發展仍有改進空間

編按:電影《十年》以想像香港十年,一石擊起千重浪。電影以「為時未晚」四字作結,提醒決志,寓意希望。想像十年,如果不想香港繼續失去,現在可以做什麼去挽救?討論要如何開展?本系列希望廣納社會各界賢能,從政治經濟社會多方切入,執數據與調研觀察抽絲剝繭,到底為時已晚抑或未晚,未晚的話又該做什麼。記得小時候,每逢離開所住的唐樓時,必會經過隔隣的一間小工廠。他們做很簡單的塑膠玩具,不需要很高技術,但一家大小靠這樣的小生意已可餬口。時光飛逝,環顧現今香港,縱使已是舉足輕重的國際金融中心,但貧富懸殊非常嚴重,繁華背後充斥不少結構問題,新一代上流空間減少,努力工作已不能保證未來生活能有明顯改善。是不是每個發展成熟的地方,都會遇到香港現在的問題?香港又應怎樣才可走出現在的困境,為社會注入新元素呢?每個地方在經濟發展中,通常經歷幾個重要階段。製造業是很多國家的支柱,在發展初期尤期重要。隨着時間、成本效益改變,會逐步走向高增值方向,過往日本如是,現在中國也是。當一般人生活水平得到一定提升,便會逐步發展服務業,支援本地和外來需求。地方發展成熟,服務業增長變得愈來愈困難,朝向創新和創意產業的發展便成了其中一條可行出路。跟鄰近國家相比,香港創新和創意產業發展有很大改進空間。以下我會從多角度詳細探討,分別是教育制度、社會文化、產業結構和政府政策。香港教育制度缺乏啟發性元素,很難培養創新和有批判思維的年輕人。作為三個孩子的父親,和在大學教學了這麼多年,我發現很多傳統名校畢業生,縱使學術成績達至很高水平,但個人整體知識,特別是突破傳統框框視野方面非常局限。大部分中小學和傳統名校,強調培養出最「全面」的學生,希望他們能在學業成績和課外活動都能達至一定水平,一方面為母校「爭光」,二來確保入一所好大學。我從沒認為努力學習是錯誤的,但這樣的教學模式,只強調人與人之間的競爭,倒模式訓練出最「完美」的年輕人,只將好的資源放在「看來」最有競爭力的一群學生身上,我便絕不認同。這種學習模式下成長的年輕人,有很強的自尊心和自我感覺,凡事以結果為量度準則,缺乏創意和突破傳統模式的思想能力。縱能進入好大學,有份好工,但絕不是創新和創意產業需要的人才。平面倒模 vs. 廣闊視野在這年代,「平面」的知識都是唾手可得,隨便Google或Wiki已可找到連一般專家都可能不懂的知識。最重要培養出有廣闊視野、懂多角度洞察事物、適應環境能力很強的年輕人。所以教育不是要倒模出一批高競爭力的高材生,而要啟發出在不同範疇上能獨當一面的年輕人。筆者曾教過不少名校畢業學生,發覺他們個人成績非常出眾,反之待人處事和視野方面,有很多不足。雖然日本競爭也很劇烈,但教育制度上,除了培養出一批學業能力出眾的「精英」,也能強調不同種類專才的培訓,一些學業成績不太出眾的學生在別的地方一樣一展光芒。日本不少出色的棒球員,中學時代是甲子園英雄,受學校和同學擁戴。港人很喜歡的日劇,不少劇本都是著名漫畫改編。這些名漫畫家,很多中學時已沉醉鑽研寫作漫畫技巧。雖然在21世紀日本政治沒過往那樣強大,特別是在互聯網下需要快速創新改變的能力,美國將日本完全比下去。但日本教育制度下培養出的一群擁有很強創意、毅力和專注力的年輕人,令這個自90年代初期泡沫經濟爆破後的日本,仍然在不少行業能有領導地位。美國的教育制度強調多角度思維和批判的思考方法,不局限於傳統框框內,所以一般的年輕人都有很強的表達和創造能力,我們所熟悉不少的科網巨人,便是在這個環境下培養出來,突破既有的認知,創出全新的產品和服務。筆者有不少畢業後初創企業Start-up的學生都受美國式思維影響,不滿足於將自己放在已有框框內工作,有些到外國作交換生時已改變了對工作的看法。我相信未來香港教育制度,應能讓學生擁有全方位的視野和批判性思維,同時能提供在傳統學術以外的專才培訓和發展機會,提升創新和創造的思維能力。最後一提,在香港SEN(Special Education Need)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通常都是不受一般學校歡迎,因為這些學生需要很多教學資源, 大部分學校都希望學生能「套入」他們現有的教學模式內,避免增加不必要工作。筆者的孩子也是SEN,所以花了不少時間去了解他們的需要和現有制度的不足。這幾年我研究不同類型SEN的學生,發現並確認很多SEN小孩,在某方面擁有很高的才能及天分,而不少更屬資優,如能適當培養強項,這批年輕人很大可能會成為某方面傑出人才。事實上,很多成功的創業家都有SEN特質。我在HKU SPACE曾教過一批從副學士升讀的學生,縱使他們沒有港大學生的成績,但創意和創新精神絕不會給比下去。而其中兩個SEN學生在十年後的現在,更成了創新企業的老闆。所以我深信對這批一般被忽視的學生如能給與合適的培養,他們必可為香港的未來加添一份力量。急功近利vs.不怕彎路香港社會文化鼓吹急功近利,只看重結果不着重過程。我還深刻記得多年前跟一過知名的銀行家午飯,席間討論科技創新,他提到香港人最擅長應變,所以在電子商貿上,不應帶頭發展自己的技術,而是採用現有的,以自己的優勢去應用而得到最大的回報。而事實上,在我所認識的不少高層朋友,都或多或少帶有這種想法。不是要做到最好,而是以最少的付出換回最快最高的回報。我不反對營商的其一主要目標是追求回報,但這應該建基於持續競爭力的優勢上,看看最近香港零售業情况便可更加確認這點。只看重「容易做」和「高利潤」的自由行市場,而忽略本地的消費者和企業道德責任,當政治經濟環境突然轉變,便會不知所措。當然,以香港人靈活的應變能力,必定能找到別的出路,但是單憑食老本的一招「應變」能力在現今的世代絕對不能立於不敗之地。日本人雖然也在「食老本」和缺乏靈活應變的能力,但爛船也有三斤釘,他們底子之強和質素之高在沒有經濟增長的這麼多年,仍然在亞洲甚至世界上擁有很強的領導地位。而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在靈活應對和勇於改變各方面都比香港優勝很多。甚至和中國比較,香港也失色不少。筆者最近到上海復旦大學教學,有機會參觀了兩個高新科技區,那裏的創業家,都抱有很正面的創業精神,力求將產品做到國際水平。而社會風氣也鼓勵做大做強。米粒影業這名字對香港人來說可能會感到陌生,但是他們3D動畫的質素,VR/AR的技術,管理層的遠見,以及員工的能力等都達至很高的國際水平,令我刮目相看。最近香港人為了「贏在起跑線」甚至「贏在射精前」爭論不已,我有不少家長朋友,為了孩子的「未來20年計劃」,已設計鋪排好他們的人生路途,深信自己的價值觀便應是孩子的價值觀,認為醫生、律師、投資銀行家等是最理想職業。什麼語言學習、人際關係訓練、課外活動等都是為未來的「康莊大道」而鋪路,他們認為人生路途只有一條,走最好最快的便是贏家。真正在21世紀有競爭力的人,不是那些跟隨書本盲目跟隨規則的年輕人,而是那些擁有廣闊視野、不怕失敗、不怕走錯路,擁有勇氣能從錯誤中學習和勇於求變的人。順帶一提,很多家長都嚴禁小朋友打遊戲機,但是現今手機普及,我認為是禁不到的,與其花精力完全禁止,倒不如了解他們為什麼着迷,了解益處害處,當孩子沉迷打機,便能明白而教導他們怎樣處理。我會鼓勵兒子了解為什麼寫遊戲的人能賺錢,從而引導他們了解學習程式和網頁編寫。事實上,我教過的學生中,有幾個因打機興趣,現已成了有名的遊戲機公司老闆和著名的youtuber,有一個還剛進入電玩競技的行業。側重金融地產 vs.共享經濟正如大前研一所說,能在電玩上訓練出思考和特定技能,很多時比課堂上所背誦的知識來得更為有用,對年輕人來說,條條大路通羅馬,最重要是我們的社會文化能支持和給予他們空間去發揮在產業結構方面,香港這麼多年側重金融、地產和零售服務業,產業結構也以這些為骨幹,但在科技創新的年代,這些傳統行業很難再為經濟發展帶來高速增長。如能將創新科技和創意產業跟傳統行業結合,便能創造出一些全新的發展空間。近年共享經濟是非常熱門的話題,UBER和AIRBNB等,都是將傳統的行業跟創新的應用結合,裏面需要的技術層面不是很高,重要是能發揮出潛在客戶需求,想出點子有效滿足他們的需要。筆者教過的一個港大畢業生,大學時開了自己的補習社,發現高質素而可負擔的補習服務有一定市場。畢業後成立網上補習平台,提供即時學習問題解答,成功得到投資者和新加坡政府支持,我本人也是投資者之一。另一位朋友,因熱愛日本文化,早年留學日本並創立Production公司,專門舉辦日本動畫和拍攝歌星的演唱會,一千多元的演唱會門票很多時也座無虛設。又有一位朋友,因為是資深的護理人員,憑着對護理市場的深入認識和智能工具大數據的應用,成功創造出為大眾市場提供健康監測的老人護理服務。種種例子都在告訴我們,除了香港傳統的核心行業,其實別的地方還有很多機會,很大的發展空間。可喜的是近年看到不少年輕人,為夢想和理想,願意放棄穩定工作而嘗試開發市場上還沒發展的商業模式。上面談到,香港的教育制度對培養出創新思維是不擅長的,而社會風氣也不鼓厲高風險不穩定的工作,所以要創出一些新的商業模式,又或是將傳統行業作革新性的改變,都需要很大決心和毅力。不談創新企業,要在香港創意產業發展也不是易事。近年不少朋友都投身和數碼營銷有關連的工作。過往很多在技術層面很強的工程人員,在香港很難有突破發展。但因數碼營銷行業的急速發展,令到其中一部分人能創業,以自身技術優勢把握市場機會。一時間市場非常缺乏這類人才,同時擁有市場推廣經驗的技術人員,更非常吃香。綜合筆者多年來在數碼營銷顧問和培訓經驗,可以肯定的說,香港在這方面的發展遠遠落後美國中國。如果我們能高瞻遠矚,在數碼時代能把握時機創造出更多具競爭力的人才和企業,行業的成就和發展肯定不止於此。要發展多元化產業結構,特別是創新和創意產業,除了上文談到在教育制度和社會文化之上要改變,政府政策支持也非常重要。筆者有不少年輕朋友和畢業生希望成立自己的公司,但遇到不少問題,縱有滿腔熱誠和幹勁,也很難向前邁進。年輕人因沒有太多現實經驗束縛,能想出很多不同點子,在創新和創意產業上,他們有很大優勢;但礙於經驗,作商業判斷時會比較吃虧。另外在香港這一個租金這樣高昂的城市,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工作空間也絕對不易,特別是初創業者很多都缺乏往績,很難找到足夠的資金營運。筆者在這幾年也身體力行,投資幾間初創企業,同時為不少初創企業作商業顧問,提供各方協助,過程中我發現初創企業最缺乏的不是金錢,而是專業的營商意見。試想,一間初創企業的商業模式如果可行和有很大發展空間,要得到資金支持根本不成問題。雖然坊間也有不少創業比賽,為參賽者和勝出者提供商業意見和網絡支援,但很多時評審並非相關行業人士,意見不能有效幫助參賽者。坊間確實有不少政府基金可供初創企業申請,特別是創新科技局成立之後,加進了很多新的政策作支援。以往很多初創企業只能在數碼港和科學園找到工作空間和一些資金協助,但是現在香港政府已加大了對創新和創意企業支持的力度。不過,從我跟不少年輕的創業家交談中,發現了他們對於這些政策的認識,申請計劃書寫作的技巧、評審的準則和評審委員的組成都不是十分清楚。另外,對申請批核的過程和透明度也缺乏了解。所以,很多時只有一些懂得申請技巧和竅門的創業者才能從中得到最大的益處。既然已有了這麼好的政策,希望香港政府能多走一步,作更全面的推廣和教育,令到更多初創企業能夠受益。政策落伍喪失潛在投資之前提到網上補習平台的企業。起初的總部是設在香港的,但是因為香港的一些政策和條例,現在已將總部遷往新加坡,在科技創新的年代,香港政府一些傳統的法律和條例已有點跟不上,白白地喪失了不少有潛質和高質的企業和投資。譬如在Uber和共享交通工具和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上,香港政府的政策便顯得有點落伍,而且給人的感覺是不願面對改變。要成為一個擁有創新創意企業和人才的樞紐,香港政府政策的配合是不可或缺的。我衷心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能看到香港在創新創意產業上的政策支援能有較大的突破。作者為香港大學商學院客席助理教授,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和文化學院榮譽助理教授(創意產業)文:張天秀編輯:曾祥泰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2016年7月17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IT startup

詳情

不會程式和設計,在Startup裏還能幹嘛?

不會程式和設計,自然而然會想到營銷(Marketing),可是Startup需要的營銷和擁有很多資源的大公司不一樣,PR、媒體曝光、辦活動都不是營銷的主要工作。和兩家矽谷B2B公司Yesware和Insightly的營銷副總裁(VP Marketing)聊過,她們不約而同地說內容是最好的營銷骨幹,沒有內容,Social Media和SEO也只是空談。內容和產品同等重要——尤其是B2B行業。如果能做出一手好內容,不懂程式或設計也有一堆Startup搶著要。好的內容只有一個重點,就是必須能解決用戶某些難題;或者能幫助用戶達到某些目標。以Social Media管理服務Buffer為例,用戶使用Buffer解決管理多個Social Media帳戶的難題。而Buffer的Blog也針對其他Social Media相關問題做了資料搜集與分享(例如如何同時管理多個Instagram帳戶),除了用文章即時解決用戶遇到的問題(無法有效管理多個Instagram帳戶)外,也進一步深化「Buffer是Social Media專家」的形象。只要該問題還存在,那解決問題的文章就可以繼續發揮功效:遇到相關問題的人會在Google找到該文章;客戶服務會把該文章傳給有疑問的客戶;銷售人員在會面後把文章傳給有相關問題的潛在客戶等等,可以達到一雞幾味(一文幾用)的效果,持續性絕不比產品差,甚至可說是產品的一部份。打造內容和打造產品一樣是苦力活,需要不斷地嘗試和改善,唯一不同的是打造產品是寫給機器看(然後顯示給用戶看)的語言,打造內容則是寫給人看的語言。你如果不懂得和機器溝通,就必須懂得和用戶溝通。「了解用戶」是句廢話。除了做內容外,做產品、做營運、做CEO也需要了解用戶。做客服、做銷售是最直接了解客戶的渠道,就算無法面對面溝通,至少也要讀他們的投訴Email和App Store上面的Review。不了解用戶的營銷就會做出「自嗨」的內容,最常見的是各大銀行和保險公司的單張——大都淪為廢紙,因為那些內容不是用戶所關心的(有聽說銀行和保險公司不斷地營銷只是為了讓員工安心)。或像某些公司胡亂分享網絡上的笑料,和公司本業無關,賺了點擊壞了形象,而且效果不長久,因為和用戶有興趣知道的內容不一致——除非笑料就是本業(如9GAG)。好公司如Buffer會集中在講述他們的用戶(其他科技Startup)所關心的事上:Social Media、公司文化等等。The Netflix Tech Blog之類的不在此限,那些內容的目的是招聘,並非吸引新用戶。決定製作甚麼內容是一個恆久遠的問題。很多靈感都是來自用戶常問的問題,這種內容的重用度很高,客服和銷售都能在工作時引用。很多時候作者在製作內容前甚至對那領域也不是很熟悉,從競爭者、同業和相關研究結果中提取有用的資料成了很重要的技能,把散落在四處的碎片消化後組成一篇更易理解的文章、短片——聽起來和寫程式差不多。久而久之自然能集各家大成,一躍成為該行業的專家。訪問活躍用戶寫成故事也是一個常見的方法,對B2B的Startup尤其有效。很多潛在用戶看見某些他們認識的好公司也是你的用戶,幾乎就能直接決定加入行列,口碑就是最直接的銷售方法。銷售人員也能省下不少口水,因為可以直接把用戶故事分享給其他潛在用戶看。如果工程團隊能夠提供協助,從自己的用戶和產品數據中挖出有趣的獨家內容更能讓人印象深刻。我到現在還記得2年多前看過這個:美食外賣公司Eat24分享如何在成人網站上賣廣告並且獲得豐富回報,附帶分享一些有趣的數據(例如全美國最「飢渴」的5大城市)。文章是主流但不是唯一的形式,不過說文章是起點則毫不為過。一篇文章可以變成圖片(Picture)、短片(Video)、短句(Quote),如果數據夠多的話還可以做成資訊圖(Infographic)。有一定數量的內容後,可以把多篇相同主題的文章集合起來做成E-Book,或者舉辦Webminar深入分享該主題,延續一雞幾味的內容營銷精神。不懂設計、製片也沒關係,現在有很多服務提供相關幫助(當然大都要付錢),例如Piktochart的資訊圖製作服務,GoAnimate的短片製作服務等等。到頭來,最重要的還是要確保內容真的有用。很多人認為內容營銷最重要的是製作優質內容,好的內容固然重要,但有效地把內容傳遞給相關受眾更是關鍵,而且大多要花上更多時間。最常見的渠道有Google和各大Social Media(Twitter、Facebook等),相應也就需要SEO和營運Social Media的技巧(各自可以再寫一篇長文,不在此詳述)。付費推廣(Facebook Ads、Google AdWords等)也是其中一條渠道,不過更需要各種測試以避免花錯錢買錯用戶--錢對Startup來說花不起。另外比較「非正規」的渠道則是到相關問題的討論點如Quora、HackerNews留言(要小心別硬銷 Hard sell),或者把文章發在其他類似的Blog裏(要花很多時間和那些Blog的負責人打好關係),背後理念很簡單:去用戶出現的地方拼命刷存在感。沒人能一步把整個流程做到完美。和做產品一樣,做內容也需要持續投入時間和改善。像是測試甚麼格式的標題能吸引更多的瀏覽量,或甚麼類型的內容在哪個渠道特別有效等等。最重要的是Common Sense和虛心接受市場所給予的訊號:反應好--擴大規模做下去;反應不好——改善後(例如改個標題或形式,長文變短句之類),另找個傳遞渠道試一下。別因為大家都用Facebook就死也要在Facebook上推廣產品,那裏不一定是你的用戶聚集的地方。好的內容創造者(推廣者)和好的工程師一樣難找,有人說過非技術創始人在Startup初期只能為工程師叫外賣,我卻覺得能做好內容的創始人甚至比技術創始人更難找。初期的產品不難做,更難的是把初期的產品和訊息傳遞出去,而且還要做得非常有效不斷一雞幾用。這是我首次分享「硬內容」,有用的話希望關注 Facebook 專頁讓我知道,好讓我有動力繼續分享各種Startup相關的硬內容。除此之外,我也在Medium練習用英文寫硬內容,有興趣可以Follow交流一下。 startup

詳情

挑戰Uber的港產Call車App-Cetah(懶人包+用後感)

提起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香港人只會記得Uber或AirBnB,甚少會想到本地Startup。其實香港亦有公司挑戰Uber,搞共享經濟型的Call車服務,這個本土Call車App,叫做Cetah(捷達專車)。很多人都會問Cetah怎樣讀?其實Cetah是Cheeta(獵豹)的諧音,獵豹是陸地上速度最快的動物,相信是代表「Call車最快」的意思吧。大家都知道Uber是Call車App的龍頭,市值達數百億美元,一間本土Startup又如何與之抗衡?原來香港Uber司機一向都對Uber的制度很有意見,例如Uber沒有預約功能,只能即時叫車,以及乘客不用輸入終點,所以司機不能有效安排行程,又會在沒有和司機溝通下突然加價或減價,但礙於在沒有競爭和選擇的情況下,司機只得默默接受。Cetah的出現,打破了Uber「一台獨大」的壟斷局面,而作為本地公司,Cetah團隊能夠和司機緊密接觸,聽取司機意見並迅速作出回應,令到大量Uber司機加入Cetah行列,兩邊接單。究竟Cetah和Uber有甚麼分別呢?對於用戶來說,主要在於Cetah有預約功能,更可以選擇「包鐘」服務。另外司機根據起點和終點自行報價,所以就算司機行錯路,車費都會和報價相同,不會因行路程遠了而多收車資。Cetah的Call車教學懶人包一.在App Store或Google Play下載Cetah App,安裝並完成註冊後,便可預約或即時Call車。二.輸入起點及終點(途中可停多個地點)、乘客人數及行李數量,電腦會自動計算車程距離、時間及大概車資。可選擇車種分為貨車、經濟轎車、高級轎車和跑車四類,越高級收費越貴。三.如果即時叫車時附近沒有司機,亦可以選擇額外加賞金,當然如果已經預約就沒有這個需要了。四.上圖是我在銅鑼灣和朋友晚飯後,Call到一架Tesla Model S。我們先送朋友到荃灣,然後再於沙田下車,所以在叫車時除了輸入起點外,亦輸入中途站和終點,車資由電腦預算,再由司機報價作實。至於車資旁邊的「雞脾」是甚麼呢?五.其實雞脾是Cetah的代幣,10隻雞脾大概等於1蚊美金,乘客以雞脾向司機作打賞(甚至可以選擇不打賞,但當然會被司機負評),比起Uber以信用卡付款多了一重保障。如果乘客沒有足夠雞脾,系統會自動以信用卡扣除相關餘額。六.司機到了起點附近,Cetah會發放推送訊息提示,而司機亦會以電話聯絡乘客約定上車位置,整個旅程都會有紀錄和提示,和Uber沒甚麼分別。七.當旅程完成後,就可以為司機及車輛評分(Uber只有司機評分,沒有車輛評分,所以Cetah的評分方法比較公平),如果滿意服務,乘客可作額外打賞(理輪上甚至可以降低打賞或不作打賞,當然會惹來司機負評,影響日後叫車機會)。如果不額外作打賞,數分鐘後系統會自動過數,整個過程就此完成。Cetah用後感我是香港Uber的早期用戶,對於Cetah的用後感,可說和Uber沒分別,因為Cetah大部分司機本身亦有兼做Uber,哪邊有單就接哪邊。而因為Cetah需要在上車前輸入起點和終點,所以司機接客時早有心理準備,預先知道行車路線,避免有些Uber司機在乘客上車後才發覺不熟路,甚至行錯路。而Cetah的預約功能、包鐘服務、甚至可以選擇優先通知特定司機等等,正正彌補了Uber各項弱點,但服務質素卻可以和Uber保持相同水平(因為大部分加入Cetah的都是Uber司機),所以比起Uber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唯一需要改善的就是手機App的設計,在用戶體驗上可以有所改進。Cetah為吸引顧客,會為每個用戶設置邀請碼,通過邀請碼註冊,首程車費即減$50,而發邀請碼的用戶亦會獲得該程車費的10%回贈。以我自己為例,我的Cetah邀請碼是 keithli,若有朋友用我的邀請碼註冊,然後搭了一程$100的車資,我就會收到10%回贈,有興趣的朋友可以scan以下QR-Code或到以下連結 https://cetah.com/join.php 註冊。在香港搞Startup,要面對很多挑戰,尤其是香港的法例經常未能跟上互聯網時代,令不少本地創業家卻步。反而外國的共享經濟Startup卻能在發源地建立出新產業,再以龐大資源進軍全世界,包括香港。Cetah以本地Startup的身份開發本地市場,又和〈毛記電視〉合作,成為台慶指定「最Like Call車App」,實在為本地Startup帶來一番新氣象。希望政府(尤其是創新及科技局)和各界對本地Startup多多支持,令香港科技發展能夠與世界各地看齊。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科技 uber startup

詳情

Startup應否參加業界展覽?

新創企業一般來說資源都非常有限,尤其是用於推廣的預算,一分一毫也要小心謹慎。對於科技界來說,除了線上宣傳,線下也很重要。不少朋友都會考慮參加業界展覽,但礙於成本比線上宣傳貴上不少,所以除非免費或有資助,否則都未必考慮參加。我也曾經歷過這個階段,當公司開始有盈餘,但又礙於參展費與人手問題,所以打不定主意是否參加。但當我見到不少行家都有參與的時候,我最後還是決定參展。香港最大的科技展覽是「國際資訊科技博覽」(ICT Expo),於每年四月舉行,至今已經辦了13年。幾年前ICT Expo加入手機App的展區,我們才開始參與。當初確實有點擔心,付出四日時間和參展費,還要調配人手、製作宣傳品和佈置,這個投資是否值得?但結果證實是有點過慮,因為ICT Expo每年和香港春季電子產品展同時舉行,所以入場人次超高,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而我們的產品及服務平均以十多萬至數十萬元計,所以在四天參展期內只要獲得一、兩單生意,其實已經有賺。因為業界展覽是免費給業內人士參觀,所以在四天展期,有需要和客戶開會的話,都會安排在自己的攤位內見面。甚至碰巧有傳媒訪問,亦會於會場進行,拍攝起來,畫面甚至比起在公司訪問更豐富。除了展區,會場亦有不少講座和研討會,參展商可以申請作為講者,如果被選中的話亦可以借此機會做更多宣傳。而參展商之間亦有可能產生協同效應,試過有電器生產商,在隔鄰的電子產品展擺攤位,趁空閒時間走到ICT Expo閒逛。剛巧來到我們的攤位,見到我們是寫App的公司,便聊起手機App如何結合家庭電器,怎料大家一拍即合,最後還成為了我們的客戶。世事就是往往那麼巧合,若不主動爭取機會,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錯過了甚麼。預算不足的Startup朋友,其實有方法可以獲得參展資助,例如每年的HKICT Awards(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得主,主辦機構都會提供小型參展攤位。而數碼港、科學園和一些科技業界商會,也有為會員提供參展優惠。所以建議Startup在創業初期便應加入適合自己的機構,爭取多一點支援,盡快令業務進入軌道。對Startup有興趣的朋友,如果大家有機會經過會場,不妨到展場的App Zone 和 iStartup@HK等展區,參觀一下香港Startup公司及去年的ICT Awards的得獎作品。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startup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