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黑板粉筆教STEM又如何?

近年教育界掀起STEM (科學、科技、工程與數學)熱潮,學校爭相採購與機械人、IT有關的產品,學生的確多了機會接觸高科技產品,擴闊學習體驗,提升學習興趣。愈來愈多機構舉辦有關STEM的比賽,而且通常獎項甚多,他們完成基礎任務的話,至少也可得到三等獎。 其實,即使教育局沒有這筆額外撥款,也不代表教師沒有能力在既有課程教好STEM學科的相關概念。以下是一個「零成本」例子: 教中一直角坐標的時候,不少學生即使掌握了基礎知識,但當坐標變成了未知數時,學生會因為它們不是實質數字而不知所措。筆者思考良久後,嘗試實行以下教案——先在黑板寫以下「情書」(假設學生已懂運用實質數字的坐標):   我  你 (x, y) (x+1, y)   教師先挑戰學生是否能夠理解這封情書。教師可叫他們試試代入真實數字,看看「我」與「你」的關係,這個時候應該不少同學明白了,不過他們可能會問:為甚麼不直接寫數字要寫未知數呢?這時教師可以讓一早明白的同學解釋,或者由教師親自解說:「不論身處何地、天涯海角,你都會在我身邊嘛!」 學生可能會恥笑其可行性(「咁寫情書死硬!」),有些精靈的學生覺得「加一」還是不

詳情

「通識側重社科,不能貫通文理?」:什麼是通識科的科學教育?

從設計階段受社會各界爭議,通識科經過幾年的實踐,其對學生思維、公民性的教育價值在教師的努力下基本已受社會認同,下一步本來是讓教師細心思考如何建基現有材料,聚焦、深化、持續優化通識的課程、教學。然而,近日又再有聲音從根本批評現時的通識科不能做到「文理貫通」的原意,包括吳壁堅老師在2月24日及3月11日於明報撰文指出,只有造到文理兼擅,通識才能發揮其獨特性,又有智經研究中心在4月1日在明報刊出翻閱各年試題後的發現:原來通識科的考試在六大單元涉及「科學、科技與環境」學習範圍的試題比例較少,認為通識考試並非文理貫通。 「文理貫通」的意思是什麼? 兩文作者對科學有他們的期許、興趣,恰巧近年教育局也在推廣STEM教育,如果通識有這目標、功夫做得不好,當然要反思。然而,兩文作者講文理貫通、兼擅的意思,都十分含糊。當賴得鐘老師在3月4日指出其實通識課程文件沒有貫通文理的目標後,吳壁堅老師回應只說文理兼擅是他個人詮釋「散見」於課程文件的精神,引述課程文件「根據相關的科學知識和證據作出決定」的段落說明。然而,這一點在課程文件中,本來就是當局對「建構知識的能力」作解說,吳壁堅老師又重申他對文理兼擅的看法並非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