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UGL不能無的放矢

UGL的問題,足足炒了近3年。除了某些政治人物之外,香港公眾人士顯得興趣缺缺,因為內容就是那一堆「舊聞」,沒有任何進展。而這些舊聞,已經一再解釋。如果真的是以事論事的話,提出指控的人士就應該針對當事人的回應,指出回應內容有什麼問題。但可惜指控的只是一再重複之前的論點,結果就是不斷打轉、沒完沒了。當然,目的單純是為了政治炒作的,「沒完沒了」可能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梁繼昌兩年半前去香港和英國稅局告了,稅局不查,立法會泛民議員要查,是為了什麼?立法會要查UGL事件,當然是有權去查,而立法會只需有20名議員支持就可以成立調查委員會。查是形式,查什麼才是內容。只是永遠無休止地強調形式的合法性,而不去充實內容,欠缺內容本質的形式就變得毫無意義。任何形式都要結合內容,那才是合情合理的行為。 立法會的專責委員會,有興趣去調查行政長官在UGL事件中「有哪些屬應繳稅項目」。坦白說,個人印象中,立法機構從來沒有介入任何私人的稅務問題。本月初,稅務局向全港260萬市民發出報稅表。全港數以十萬計的公司企業,也須向稅務局呈交業務資料作為評定利得稅。稅務應如何評定,完全是稅務局的工作,也是會計專業上的工作。稅務局方

詳情

鼎‧你教壞細佬

鼎‧你真無恥!689‧你真無恥! 立法會UGL專責委員會副主席周浩鼎,負責調查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在2012年收了澳洲UGL五千萬酬金而沒有向行政會議申報一事。這是法律問題,是涉嫌犯法,縱使ICAC還沒有立案調查,如有犯法就是犯法。 立法會建制派人多,要動議再辯論後分組投票通過這專責委員會是由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下成立,只有放水或偷雞才能做得到。現在,泛民早前已按議事規則起立呈請成立沒有約束力的委員會,但社會普遍期望的調查,是按權力及特權法成立,使相關官員證人任何人也好,必須被傳召作證,否則犯法。但真的很不幸,香港巿民可以看到的,是打龍通,是無恥至極,任何回應都是語言偽術,擘大眼講大話,教壞細佬!你真無恥! 賊喊捉賊 孩童可以為家長決定罰則?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這是聖經(箴言22:6)的金句。父母有良好的教導,償罰分明,就算小孩做錯事,只要願意承認,父母有恰當的懲罰,大家就會原諒,重點是不會是由孩童為家長決定如何處罰。同樣道理,鼎去查689做錯事,不可能由做錯事的人干預調查或給意見,他們被揭發後先不承認、後假道歉、再真砌辭、還有抵賴,兼原告與被告對調,這絕

詳情

調查範圍收窄了沒有?

立法會調查對象在什麼階段以什麼方式發表他對調查範圍的意見,值得討論。 這次事件出現,最核心的問題是從修改內容看,調查範圍在經修改後是否有所收窄,才是判斷立法會專責委員會是否受到干預的標準。 立法會的調查,是對社會嚴重關注的事件,以公正公開公平的方法與程序進行調查,還社會公道與公義,也給調查對象一個公平的辯解機會。調查範圍如果並非足夠全面,未能覆蓋事件的所有方面,又或者調查範圍的目標有所偏差,也未能做到一矢中的。如果調查範圍與目標設定得不夠準確,就不可能得到公正的調查結果。 所以值得認真討論的是調查範圍是否足夠全面、目標設定是否準確;至於誰對調查範圍「點」與「面」的設定提出什麼意見,並非這次調查的最核心問題,而是調查對象與專責委員會成員的角色與功能問題。目前的討論,究竟是要找出UGL事件的真相,還是別的什麼。 撇開最核心問題的討論,是橫生枝節的問題、是別有用心的問題、是轉移視線的問題。如果要討論上述3個問題,倒不如問問:UGL事件的曝光時間為何是在梁振英上任之後,而不是在選舉期間? 傳媒什麼時候獲得消息並非可以自己控制;但掌握有關消息的機構,選擇什麼時候向傳媒透露,則是有講究的。西方情報

詳情

立法會尊嚴不容誤導

市民相信警察打擊罪案,因為警察儆惡懲奸、專業獨立。但假如有一天警察在查案之前,會先徵詢匪徒的意見,由匪徒去決定調查範圍,這樣的警察,你還會相信他嗎? 負責調查行政長官梁振英收受UGL利益事件的專責委員會副主席周浩鼎,日前提出修訂委員會的「研究範疇」,然而他交予委員會的修訂文件,卻被揭發原來是出自受查者行政長官辦公室的手筆,特首試圖透過周議員影響委員會的決定,事後行政長官本人亦承認確有其事。 建制派與政府「打龍通」時有所聞,但如此明目張膽,倒真的少見。無稽的是,涉事者事後更厚顏無恥地辯說所有事情皆「公開」進行,沒有違反任何規則及法律,所有指控都是民主派抹黑所致。這種以為「氣壯」就是「理直」,企圖以歪理掩飾過錯、瞞天過海、混淆視聽的做法,在建制派內似乎已成風氣。綜合周浩鼎與梁振英的回應,其中有三大歪理,必須在此一一駁斥。 歪理之一:「UGL的文件是公開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梁振英所作的只是公開評論,透過周向委員會表達意見,是很正常的操作。」 事實回應:UGL文件的確是公開的,梁振英作為受查人,就文件表達意見也沒有問題。關鍵是,周浩鼎身為委員會副主席,是調查工作的領軍人物,在其他委員不知情的

詳情

失節失格的議員‧肆無忌憚的特首

特首鼎鼎互動醜聞,特首梁振英肆無忌憚,死不認錯;議員周浩鼎失節失格,引刀自閹。狼一樣的特首,豬一樣的隊友,兩權合作,水乳交融,噁心互動。 是否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就交廉署調查法官決定。是的,鼎鼎可能無犯法,有人要侵犯你時,你張開雙腿主動迎合也是無犯法的。 負責監督政府的議員,把自己的意見交給正被調查的特首批改,活出了自己,既是下跪奉迎的太監,也是慶幸得寵的奴才,乃是回歸二十年來極速上位的有識之士必備條件。 特首與鼎鼎,完美示範了一次兩權合作的失禁和諧,以後不如這樣好了: 警察查案,把搜證範圍與調查方法好好整理,先交給賊王葉繼歡過目;廉署查梁振英,要向梁振英開會滙報查案方式;法官審案,先把判詞交給被告修改才宣判;老師訂考卷時,先把題目交給學生用紅筆批註;記者做調查報道,把稿件交給調查對象逐字批改才能刊出;顧問公司給政府寫報告,也把研究結論先交結官員眉批修改才發表。 梁振英「提意見」,更絕非客客氣氣,記者掌握的文件可見,改動之處,由調查範圍之大策略,具體問題的用字,到文法表達方式,巨細無遺,把自己當成總編輯、大老闆,把尊貴議員當成一條狗。 梁振英氣焰之盛,全賴此等卑躬屈膝的「民意代表」,今次

詳情

豈有資格 幸災樂禍

美國總統特朗普怒炒聯邦調查局長科米,各界嘩然。特朗普以前做電視節目真人騷,一句「You are fired」的炒人對白深入民心。然而他今天身為總統怒炒高官,我們在太平洋的對岸卻不應當作是娛樂新聞食花生。這次事件嚴重挑戰了美國的司法制度,後果可以十分嚴重。而活在禮崩樂壞的香港,年年月月高喊捍衛法治,我們又豈有幸災樂禍的資格。 要理解是次事件,我們得先從去年夏天開始,科米在處理希拉里電郵事件過程中的一連串失誤說起。回說希拉里任職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伺服器處理電郵,聯邦調查局介入調查有否違反與國家機密相關的法例。當時不少評論已指出證實違法的門檻十分之高,她要面對的不是刑事問題而是政治觀感的問題,結果她也沒有因而面對起訴。 科米的失誤不在結果,而在於處理的過程。首先,他在七月公開宣稱調查結束並將不作檢控,然而程序上檢控決定屬司法部,調查局顧名思義只負責調查。到了十月的時候他又公開宣稱因為收到新的電郵再作調查,儘管慣例上調查局正式來說不應有停止或重啟調查的說法,也不必就此公開宣告,而結果顯示所謂新電郵只不過是舊電郵的備份檔案。由於再作調查的宣告臨近選舉,而且廣被傳媒和公眾誤解,被認為是調查局介入了

詳情

港鐵隱瞞「裂車」 UGL捲入疑團

傳真社在7月5日揭發新加坡地鐵與中國南車四方合謀秘密回收35輛發現裂紋的列車前,多番向港鐵和港府追問是否知悉事件但不得要領,7月13日港鐵終於派出常務總監金澤培會見記者,改口承認港鐵早於2014年知悉星洲地鐵裂紋事件,但被質問為何依然讓南車四方在2015年通過資格審查並購入93列市區列車時,提出兩項似是而非的解釋:(1)「當時當地政府指輕微裂紋不影響行車安全……其後星洲政府亦繼續向南車四方購車」;(2)「港鐵所訂購列車與星洲地鐵從設計至材料均不同」。南車四方供應新加坡的C151A列車出現質量問題,並非只因單一組件出現毛病。不但列車的結構組件,包括位於轉向架和車身接口的搖枕功能位置均有裂紋,更有電池在維修期間爆炸、乘客座位旁的玻璃無故碎裂等多重問題。這顯示南車四方從組件採購到車體組裝都出現一連串漏洞,明顯是質量監控系統失控的根本問題,需要長時間大手術改革才可挽回信心,但港鐵卻毫不猶豫用60億元購入佔全港七成的市區列車。港鐵兩項解釋匪夷所思,恍如一位金先生光顧燒味餐廳,一坐下來便有好心人提點:「鄰座李先生剛發現叉燒飯有曱甴需要更換。」但金先生二話不說點了燒肉飯還打包10盒拿回特首辦,理由是伙記告訴他廚房絕對衛生,燒肉飯不同叉燒飯,兼且旁邊李先生看不出屙嘔肚痛,還多點了一碟油菜繼續吃。至於李先生與餐廳老闆達成什麼協議要對曱甴叉燒飯保密,不通知食環署又不通知顧客,油菜是否半價贈送,金先生一概不聞不問。審查不符常識 違反專業規範如果這位金先生是以自己荷包和健康作賭注,旁人沒有置喙的餘地,但拿燒肉飯給特首辦食用恐怕會被視為「靠害」。同樣道理,港鐵用乘客資金購買列車兼要向全港市民安全負責,若然以低於常識標準的態度來審查供應商資格,恐怕並非專業知識不足而是另有苦衷。要破解這錯綜複雜的疑團,非要回看2014年10月:4件大事同月發生,耐人尋味。首先是特首梁振英在10月8日被澳洲傳媒揭發與澳洲UGL公司簽訂秘密協議,透過提供顧問服務、協助挽留員工、不作競爭等安排,換取5000萬港元報酬,全部款項均在上任特首後收取。其二,港鐵突然叫停已經招標14個月、準備公布招標結果的港鐵市區線列車翻新工程。當時行內預計UGL是中標大熱,估計合約造價最少30億港元,而UGL正競投的另一批外判列車維修合約亦同時被叫停。根據《蘋果日報》報道,叫停項目疑與廉署調查港鐵招標程序有關。其三,港鐵宣布招標購買新市區列車,計劃2015年1月向入選承辦商邀標,預審過程不設工業諮詢,最終結果是港鐵在2015年7月向南車四方用60億元購買93列車(每列8卡車),平均每列車卡800萬元,比原來預算低三成。其四,10月30日,港鐵時任主席錢果豐正式離開他擔任了兩年的UGL非執行董事職位,而這兩年正好是UGL投標港鐵列車翻新工程如火如荼的時期。錢果豐的港鐵主席任命本應於2012年12月屆滿,但梁振英出任特首後,在2012年10月委任錢果豐續任港鐵主席至2015年,而錢果豐續任前一個月,即2012年9月也獲得澳洲UGL委任為獨立董事。UGL事件爆發 招標策略突變這4項突如其來的發展究竟有何關連?須知港鐵翻新舊車與購買新車是截然不同、二取其一的策略。一般市區列車壽命約30年,通過翻新可多用15年,成本約每列車卡400萬元,大約是購買新車的三分之一價錢。按此比例,翻新舊車遠比購買新車划算,所以港鐵經過多年評估,在2013年決定按翻新策略進行。由於UGL(它前身為A. Goninan Ltd.)曾經有協助港鐵翻新英製列車的經驗,加上獲港鐵外判將軍澳車廠的維修合同,所以是中標大熱。可能有人擔心,在梁振英收受UGL 5000萬港元報酬被揭發後,如果UGL中標,不但火上加油,更有機會燒到當時被指有利益衝突之嫌的錢果豐身上。梁、錢兩位究竟如何考慮?是否無論翻新舊車的效益有多高,都萬萬不能讓UGL中標?叫停舊車翻新招標項目可以釜底抽薪,但叫停翻新工程便必須購買新車,除非新車是超平價,否則港鐵可能被市民質疑違反公眾利益。正值2014年,南車四方飽受新加坡「裂車」醜聞困擾,急於從海外買家取得總包合同以增加業績。究竟南車四方是否與港鐵一拍即合,不惜以低於市價三分之一的標價取得合同,同時方便港鐵就中途改變招標策略自圓其說?2014年10月發生的4件事實在太巧合,上述推論是眾多可能性之一,而內情可能更複雜。但如果推論屬實,如此折騰的結果有4位贏家:梁振英和錢果豐毋須掉入UGL更深的漩渦,港鐵可以合理化突然改買新車的策略,南車四方可以擺脫「裂車」困擾。港鐵與南車四方是否有默契,所以在傳真社揭發前不肯透露「裂車」醜聞?香港人最大的憂慮是港鐵是否對南車四方的資格審查隻眼開隻眼閉,逼市民「享受」質量成疑的列車?若真如此,社會大眾便是唯一輸家。廉署調查不明不白 港鐵聲譽危在旦夕即使這套如意算盤屬實,還剩下一條尾巴:究竟廉政公署曾否因港鐵叫停翻新列車工程便終止對招標程序的調查?如果廉署繼續調查,UGL與港鐵、梁振英、錢果豐的關係會否愈挖愈深?廉署前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離職是否與這項調查有關?港鐵聲譽在高鐵項目延誤超支後已經跌至谷底,如果市民懷疑港鐵並非把乘客安全和服務質量置於首位,將會是致命打擊。假如港鐵異化為替政要權貴掩飾過失的工具,徹底改組港鐵的呼聲勢必成為社會主流。代表新加坡政府的淡馬錫公司據報計劃全面收購新加坡地鐵,以扭轉近年每况愈下的營運表現,在公眾壓力下港鐵也許有步星鐵後塵的一天。為釋公眾疑慮,港鐵董事局仿效高鐵事件委任獨立專家成立調查委員會,公開招標和決策文件,是今天最起碼的舉措。下屆立法會成立後嚴肅追查,更是應有之義。無論疑團最終可否澄清,有一點可以肯定:香港人未來30年坐上南車四方製造的港鐵列車,將永遠脫不掉梁振英留下的烙印。作者是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原文載於2016年7月20日《明報》觀點版 梁振英 廉政公署 UGL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