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打擂台

《G-1格鬥會》宣傳片段已看到,美女打至臉青唇白,流淚流血。似乎參賽者都豁出去了,不在乎是否要以美貌示人。港女要靚唔要命,但格鬥會的主角拚命奮戰,不怕在鏡頭前面容扭曲。港男說港女,均指其尖酸刻薄,自己永遠是對的,總是說三道四。但今次港女面目很多不同性格,是非閒言還是不少,但參演女子不乏溫情,大家並不是在勾心鬥角、置於你死我活的絕境。「港女」令人覺得刁蠻而身體柔弱。常說港女收兵,家居雜務,粗重工夫,男友赴湯蹈火是理所當然。也許世上真有如此這般的一些港女,但《G-1格鬥會》參賽打手不怕辛苦,地獄式集訓,按她們的說法,操練一天,回家骨頭散掉。這八個女子,不是嬌生慣養的所謂港女,而是吃得苦有戰鬥力的拳手。都是半紅不黑的藝員、歌手、模特兒、運動員。似乎只有一位港隊運動員唔志在,其他女鬥士都渴望成名,渴望公眾記得她們的名字。在演藝圈浮沉多年,還是名不見經傳。於是立下毒誓,破斧沉舟,放下身段,走上擂台,在鏡頭前,不做港女,沒有公主病,只想成功不想倒下。格鬥女子之中,沒有一個是觀眾可以認出名字的明星,其中只有龍小菌曾經人氣不錯,卻只是風騷一時,公眾很快又忘記。於是她希望在擂台上打出一條生路。格鬥會這樣的真人騷,總是有這種「常人與名人」的拉扯。常人要一朝成名已是非常之路,但人氣急升之後如何維持?被打破臉打爆鼻樑之後,人生是燦爛了還是受傷了?真人騷主角一朝成名,三五年後,大都回到常人的行列。也許這次是例外。原文載於2016年5月2日《明報》副刊 viutv 港女 G1格鬥會

詳情

《瑪嘉烈與大衛》 港式戀人絮語 輕喚觀眾回到電視前

連續兩晚,睡前翻煲ViuTV劇集《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下稱《綠豆》),半個鐘完場便入睡,早上起來悵然若失,好夢留人睡,生活偏要繼續──說這套劇集伴隨睡意,不是因為悶,而是它像戀人的pillow talk,使人懷抱愛情所以睡得安穩。「這是生活細節的故事,生活很淡然,我們身邊有許多像瑪嘉烈與大衛的人,他們活在香港,跟我們相熟。」《綠豆》的原著作者兼劇集編審南方舞廳說道。《瑪嘉烈與大衛》系列先出了書,之後ViuTV拍成網劇版本,現在再有電視版《綠豆》,相當受歡迎,卻不是那種電視汁送飯的味精劇集,更像白開水,需要用心領會,選在睡前時分播放,像消夜,叫人看完好去睡。當亞視不再永恆,大台永遠依舊,港視獲牌無望時,ViuTV成了電視迷的救命草。開台首日已搶走了TVB近30萬觀眾,《瑪嘉烈與大衛》是ViuTV首部出資的電視劇,說的是一個港式愛情故事:港男、港女在的士上巧遇,瑪嘉烈(周嘉怡飾)上車,沒有選擇尾座,反而坐到司機大衛(林保怡飾)身旁,關上車門,的士內密封的空間充斥了瑪嘉烈身上的香水,無問因由,的士司機與女客人的愛情開始萌芽——清水般的橋段,《瑪嘉烈與大衛》純粹談情,攫取生活細節,如同細碎的戀人絮語。網劇版的《瑪嘉烈與大衛》篇幅甚短,三四分鐘一集,每章各有信息,對白帶電影感,並不條理,充滿情感,處處留白,看起來帶文學味道,於是有人說,《瑪嘉烈與大衛》是電視文學。兩個英國首相的名字問南方舞廳,她說文學套在網劇版的《瑪嘉烈與大衛》上尚可,但電視版《綠豆》有連貫的劇情,半小時一集,不能叫電視文學了,她怕太深奧嚇走觀眾。她自中文系畢業,曾在商台廣告創作部專職寫稿,後來做過廣告公司,曾為國泰與香港寬頻出謀獻策,做到悶,便決定全職出書。她的身上充滿了年代的足迹,是活生生一個自殖民時代走來的人。《瑪嘉烈與大衛》之所以叫瑪嘉烈與大衛而不是春嬌與志明,或梁山伯與祝英台,因為南方舞廳對英文譯名情有獨鍾,像許多在殖民時代成長的人一樣,她眷戀英國的情懷,選擇了兩個英式名字,名字湊巧都是兩代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叫Margaret,卡梅倫叫David,這兩個英國名字成了港式愛情中的兩個香港人。南方舞廳的名字則來自達明一派的同名流行曲,歌曲在2005年派台,十多年後的今天重讀歌詞,可堪玩味:一座都市淪陷,「我」仍稀罕南方,所有的舞都跳;那時,一種人永遠追憶,一種人卻永遠失憶,相信只有歌舞昇平——在已經無法舞照跳,馬照跑的今日,她選擇了南方舞廳這名字,她就是歌詞中「不會飛去的鳥」……港式愛情不離幾套公式,但她仍然決定要寫愛情故事。「因為愛情最賣得,易被接受,人們又最有興趣去看,亦最接近生活。為什麼是瑪嘉烈與大衛?因為你身邊總有像他們這類人,我想寫兩個和大家都似的主角出來。」南方舞廳說道。中性打扮的她,說自己的戀愛經驗平淡,到近年益發覺得談戀愛浪費時間,兒女情長太令人費解與失望。「我的興趣不是談戀愛。愛情最麻煩是浪費時間,你永遠不知結果是怎樣,卻會在過程中抱着『有個好結果』的假設,當你發現沒有結果時,就會發現之前做的所有事都白費。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戀愛,很多心機,但最後沒有結果,於是我把浪費了的用來寫書」,《瑪嘉烈與大衛》系列情節是假的,但她說,感情都是真的。重拾書本 重開電視南方舞廳自中學開始讀亦舒,香港的愛情小說選擇不多,她張開了手,數說:先亦舒,後是林燕妮、張小嫻,之後就是深雪,沒有用上十隻手指已經數光。「我覺得流行小說其實也可以很有深度,流行文學也是一種文學。尤其看到香港的閱讀風氣,愈來愈少人會看書,我就想,如果我去寫很文學的文學,會令更少人想去掂書——我不介意賣得多賣得少,我只是想讓人們重新拿起書本去看,與ViuTV想人重新看電視一樣。」坐地鐵,她也會好奇現在有沒有人看書,刻意去看在地鐵看書的人是怎樣的,在看什麼書,有次見到有人在讀馬奎斯的小說,她心存暗湧。南方舞廳其實是個十足的亦舒迷,她的Blog名取自亦舒小說《我們不是天使》,在網上寫專欄,她又把專欄名改為「我們不是亦舒」,文章全以亦舒小說起題。亦舒說,好看的女子穿白襯衣、卡其褲便夠好看,戲中的瑪嘉烈便穿得簡單:白色上衣、黑色西裝褲,披一件卡其大衣,落落大方,像從亦舒的小說中走出來。「但我從沒有以亦舒筆下的主角去構想瑪嘉烈與大衛的故事,瑪嘉烈的外形與那些女主角可能相似,但像瑪嘉烈這樣花心的女人,亦舒筆下卻很少。」南方舞廳笑說,如果她是大衛,她會跟瑪嘉烈分手,因為瑪嘉烈太花心。亦舒小說的女主角清一色美麗倔強,一雙手雖小卻仍然努力以補蒼天,帶着林夕詞裏間「孤身身處何處有淨土,獨立立在哪裏無寒露」的孤傲,想遠一些,其實正正就是七八十年代香港不少都市女性的典型形象。南方舞廳:「但瑪嘉烈不一樣,她是喜歡戀愛的女人,雖然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也不依賴男人,十分獨立,但走進愛情,她會失去理性,戀愛先行。在愛情裏她不算是理性的人。」對比亦舒的女主角,瑪嘉烈更似生在2016年的香港,她有港女的性格,花心,睡前會叫大衛陪她說話,愛鑽牛角尖,腦海有許多問題,有時會發小姐脾氣,總是要大衛讓着她。但瑪嘉烈這種女子卻又不能代表所有女性,因為她不曾在旺角,或西貢、南丫島找到,於是記者問南方舞廳,瑪嘉烈與大衛是不是「中環愛情」,她搖搖頭:「瑪嘉烈是個城市女人,但他們都不算是中產,他們不一定住在中環,平日二人飲飲食食都喜歡大牌檔,她喜歡叫車仔麵,亦不是非飲紅酒不可的女人,大衛更加是個相當本土的人。」職業斷定品味?偽中產故事?她理想中的大衛像劉青雲的模樣,專一,性格內向,腦海雖想到一件事卻很少說出口,寡言卻又對生活有要求。大衛做了好多年上班族,最後決定做回自己喜歡的事,轉行揸的士。不少觀眾看完都說,的士司機的家沒可能那麼大,說節目偽中產、太故弄玄虛,故作品味。南方舞廳這樣回應:「不少人對揸的士的人都有固有觀念,覺得的士司機必定爛身爛世,阿叔或阿伯,但大衛做了很多年工,到了人生這個階段選擇做回自己喜歡的事,於是去揸車,去載人,之後他也會去揸Uber——別因為一個人的職業去斷定一個人有沒有品味。如果我不出書,我也可能去揸的士,興趣很難說,揸的士既得意又自由,揸Uber鍾意開工就開,又有自己時間,見到人污糟邋遢,又可以冚旗,不做生意。」說完,她哈哈笑,作者本人其實浪漫得很。再說下去,她說自己從沒有想過要跟貼觀眾口味。叫她拍一套《太陽的後裔》,她大抵也拍不出來,平日她只看美劇,不看韓劇,問她看不看TVB,她點頭,但除了《天與地》和《大時代》外再數不出喜歡的劇集,現在家中電視永遠調在99台,不然就轉到Now新聞台,再沒有看第三條頻道。「我沒能根據觀眾的口味去構思《瑪嘉烈與大衛》,我只能做我覺得應該做的事——別想根據觀眾的口味,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觀眾的口味是什麼。我曾經擔心套劇出街後,人們會覺得似瑞典電影,但最後播出,有人覺得OK,也有人覺得很悶,我們一早預了。」她說。圖:劉焌陶、受訪者提供原文載於2016年4月22日《明報》副刊 viutv

詳情

唔係想睇衰ViuTV

ViuTV開台大概兩星期,各類型節目大都播咗一兩集,身為觀眾起初對新電視台頗有好奇心,始終一(免費電視)台獨大咗咁耐,有新野睇都想尋找吓新鮮感。節目當中有唔少風頭作,當中不得不提《跟著矛盾去旅行》請立場對立嘅嘉賓同遊外地,《晚吹》迪偉同二汶講跨性別話題、火火同KB玩官感刺激嘅懲罰、蘭子請周永恆講賤男等等「破格」內容,仲有《衝三小》主持經常提及性暗示內容,《瑪嘉烈與大衛:綠豆》出現男男內容等等,比起一向守舊的三色台,內容可謂很大膽。不過睇睇吓,其實已經有種厭倦嘅感覺。反問自己一下,乜呢啲真係叫「破格」咩?真人show嘉賓鬧交唔係第一次睇;玩感官刺激遊戲,KB自己都玩開,正面啲嘅《人在野》相信大家都睇過;如果話講sex、內容提及性取向/性別認同,其實除左香港以外嘅劇集、節目,外國例如台灣、美國、泰國已經一向都有。係香港嘅電視尺度先咁守舊,一有以上提及嘅內容就好似獵奇咁,「嘩未見過,好破舊立新」,其實呢啲野已經睇咗好耐啦……我明白新電視台剛開台想吸納多啲觀眾,用gimmick唔係問題,但gimmick一用得多就變得好煩膠。我唔係想睇《衝三小》三個主持人撩女仔同講黃色笑話;KB同火火玩激野係好笑好睇,但激完過後又係無聊地為罰而罰;《格鬥會》請一班三唔識七嘅女打MMA,係,女子MMA係少睇同可以好激,但我睇唔到我為咩要睇佢地打MMA;《矛盾》可能因為長毛同主席真係太融洽,無咗「矛盾」嘅感覺,而且對往後集數期望跌咗;《綠豆》更加唔知睇咗乜,話十分煽情又未到,平淡得黎都真係只得平淡,感覺係似港台製作但又未到位,講左男女之間嘅生活但感覺就真係好似同佢地real time一齊渡過咁,所以都係唔知睇咗乜,睇完會問句:「so what?」。Gimmick嘅野其實見好就應該收,觀眾被gimmick吸引咗去睇一個節目,會再期望睇嘅時候長到知識。可惜Viu好多節目都只係得表面嘅好笑、有睇頭、夠激,實際嘅內容係無乜。你問我睇完覺得睇咗啲乜?無呀,睇啲人玩吓講吓笑,搞吓noise胡鬧吓又一日又一集。其實有內涵嘅節目佢地唔係無,好似《理想職業》入面主持人向咖啡師傅學沖咖啡,係真係俾觀眾學到沖咖啡嘅過程同認識到咖啡嘅層次點分;又好似《粵詞越愛》,主持一路介紹粵語歌,一路講香港文化、歷史,認識多咗之餘都感覺十分正面,幾熱血,對香港歸屬感都因而加深。好可惜數吓數吓,能夠俾觀眾長知識嘅節目已經無乜,而睇ViuTV嘅衝動都因而減少。Viu嘅節目新鮮感係有嘅,但內涵就無乜,睇完都唔知自己睇咗乜,知識無長到,可以算係茶餘飯後無野做又唔想悶就可以睇吓嘅電視台。對觀眾而言,佢地節目嘅內容唔算新,話題都唔係新,只係比起我地睇開大台嘅節目話題再廣少少、再「破格」一點。但呢個「格」,並唔係觀眾可以接受嘅框框,因為其實現代觀眾可以接受嘅底線已經唔再似以前咁保守。呢個所謂「格」嘅框框係指廣管局俾電視台嘅框框,將電視節目內容範圍保持住仍然係「好pure好true」,限制電視上出現太色情/暴力/血腥等等被視為敏感嘅內容。所以我相信Viu嘅節目唔係造俾廣大觀眾睇嘅,根本係造俾廣管局睇,要話俾廣管局知呢個台有幾大膽破格,敢作敢為,就如同《十年》拎金像獎一樣,有種鬥氣嘅感覺。怪嘅其實唔可以怪哂ViuTV,廣管局有佢定嘅規矩,Viu選擇去挑戰佢嘅規矩係Viu嘅取向,我亦唔係話挑戰制度唔好,因為唔破舊立新又點有新野睇?之不過挑戰還挑戰,gimmick得黎如果全個節目集集都淨係得gimmick而無內容,就等於一套戲叫好唔叫座,觀眾入場睇之前抱住興奮心情去睇,睇完都係得一句「不外如是」,甚至未睇完就走左,仲叫其他人唔好去睇,就真係趕客。暫時睇黎,佢地嘅節目都仲係大力sell緊講粗口、講sex、玩視覺衝激呢啲挑戰廣管局限制嘅gimmick,俾你睇一啲以往電視上好少睇到或者被限制咗嘅「禁忌」,而缺少咗更深層去帶動觀眾思考、長知識、討論價值觀、反思社會文化等。唔係話無,但成份太少囉。就好似一棵植物嘅養份咁,養份不足漸漸就會成為一個營養不良嘅電視台,而觀眾都識得揀養份好啲嘅野黎睇嘅。我諗如果Viu想留住觀眾,最好都係快快放多啲內涵落節目入面,減少嘩眾取寵嘅成份,真真正正俾觀眾睇到節目嘅價值,唔係再咁樣胡混過關,笑吓笑吓又一日,咁不如又多一個tvb。文:mean drink作者簡介:有時講野都幾mean,話左人都唔知,漸漸地開始俾人話係mean精。 viutv

詳情

長毛主席去旅行

真人騷,重點是,真。還有,人。人沒趣,愈真愈悶。人有趣,但不夠真,也不過癮。人之將走,未必其言也善,但人到無求,講句說話都避忌少點,真心一點。長毛與主席,兩個加埋過百歲,行將收山,有話直說,無咩好怕。一起去旅行,好看在於,真性情流露。一個永遠隨意,另一個永遠恰當。探望波蘭基層兒童,出發前,主席慎重抽空選禮物,認真程度媲美過年給長者買海味。長毛呢?在家中地氈式搜索,翻出塵封雜物,來歷不明,轉手送人,還滿有哲理的說:「送禮就是,把保存已久的,互相餽贈,使咩用錢買?」集合,一個例早,一個例遲。一個無你符,一個話之你。「唔使理佢啦──」是長毛口頭禪,主席在一旁咪着眼笑,潛台詞似乎是:「我就睇你點。」幾天朝夕相對,長毛堅持那一句:「我同佢唔係好熟(×4)」。主席禮尚往來:「同你去旅行,都唔算好難受。不過無呢個節目,肯定不來。我做咩事要同你去旅行?好得閒麼?」長毛自顧自說得浪漫:「緣分嘛。緣分,就是一起浪費時間。」激死。這些位,最好睇。與其叫作矛盾,不如說是火花。政治圈,不一定有真朋友,但也不會有世仇。打份工,我們都懂。觀眾如我,最黯然的,反而是酒吧那一幕。兩個人,兩杯酒,各懷心事,思考香港可以點。長毛說,香港無運行。「因為太少人肯犧牲,包括我。抗爭,是要犧牲的。」半晌,主席道:「我梗係唔同意啦。」那可以點?攝製隊問。「我點知?我知,就做咗特首啦。」托腮,半掩臉,落幕眼神。那一刻,主席欲言又止,比任何議會上的發言,都更讓我相信,這個才是真的曾鈺成。看罷真人騷,對香港的未來,愈發真心悲觀。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4月20日) viutv

詳情

果欄﹕我們需要怎樣的電視?

香港人多麼渴求電視娛樂。過去一個多星期,ViuTV正式面世,平民百姓與大眾媒介攜手宣布:新的電視世界已經降臨。在平民客廳,孝子賢孫搶遙控、爭轉台的感人場面,竟重新上演;在友人飯局,因「趕回家看電視」而提早告辭的亮麗理由,竟再次出現;在新舊媒體,「電視評論人」這信口雌黃的絕種生物,竟然手攜山草藥,重現江湖。結果幾天下來,對於新電視台,香港大眾(尤其年輕一輩)迅速形成兩點共識。一、新台創新。介入政治的《跟着矛盾去旅行》、拳拳到肉的《G1格鬥會》、平實呈現同志關係的《瑪嘉烈與大衛》、讓變性人訴說辛酸史的《晚吹》……觀眾眼裏,盡是(TVB不會做的)新奇事物。二、新台好看。ViuTV開台,坊間迴響相當一致:小部分人為《矛盾》首半小時淪為廣告而狂打呵欠,更多人全神貫注,笑逐顏開:「就連宣傳片都好睇過人!」無論一般婦孺(如我媽)、大學講師(如舒琪),抑或廣大網民,都罕有頻呼「幾好睇喎」。新台創新又好看,香港大眾順理成章達成更重要的共識:它值得支持。於是有人認定,看ViuTV就是向霸權宣戰,收視報告一出,無綫觀眾流失,大家亢奮莫名。於是,網上每出現對ViuTV的質疑,大眾紛紛出擊,駁斥外敵,拿手絕技自然是「至少好過TVB多多聲」,一句封喉。樂見ViuTV 為何昔日撐港視?以上幾點,我同意,卻覺似曾相識。年半前,港視開台,萬千港人同樣喊過「終於有得睇電視」。當時觀眾沉迷《選戰》,心繫《警界線》,更認定「新台」好看又創新,值得支持。於是無綫台慶,大眾熄機贈興;於是反對聲音出現(如批《選戰》爛尾),人人異口同聲:「起碼好過TVB!」此情此景,猶似昨天。我不是心理學家,無意探討「貪新忘舊」是否人類本性。但如前港視導演蔡錦源日前在專訪所言,「今日ViuTV出現,是基於當年港視不獲發牌的同一決定,如果港人現在樂見ViuTV,那當年你為什麼要站出來撐港視?」身為當年在政總外高舉五指的群眾之一,這條刺中紅心的好問題,我想回答。當年觀眾為何為電視上街?原因其實相當多元——有人替王維基不值,有人不忿幕後創意付諸一炬,有人心痛電視工業革新路難……但更多人,其實單純為「我要睇電視」而來。這也難怪,無綫崩壞多年,電視長期關機,客廳靜如深海,香港觀眾多麼渴求電視娛樂。而當年大家在政總門外聽從指示,高舉五指,看似宣告需要五家電視台,但其實心裏記掛的,從來只有一間港視。一半源於感情因素,另一半因為它似乎能夠帶來最即時的娛樂。是娛樂。什麼開放天空、創意工業、本土文化……知識分子喊得聲嘶力竭,但觀眾始終無甚感覺,因為在他們眼中,電視不過就是娛樂。電視只是娛樂嗎?若然如此,我們絲毫沒有質疑ViuTV的必要——《太陽的後裔》掀起全城熱潮,《矛盾》帶來滿地花生,《G1格鬥會》血汗交纏,教女士動心,男人興奮……作為娛樂,開台不過十天的它,合格有餘,更足以如媒體學者Neil Postman所言,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但我倒想問:假如電視只限娛樂,那大家一直呼喊新電視台,目的何在?要看《太陽的後裔》,大可在Dailymotion看到飽。要投入綜藝節目?Running Man、《康熙來了》、《我是歌手》多年來一直滿足觀眾腸胃。你或許說,本地炮製的電視娛樂,始終有種難以言喻的親切感。是的。但除此以外,本地電視還剩下什麼?電視不止娛樂 還盛載育才精神還有很多。比如電視是創作工場,容許創意,更培育人才。今天百姓集體傾慕的得道高人,如杜琪峯、林夕,大多路經電視台,練就好本領——這絕非意外。不少學者說過,電視台雖是流水作業,但其不停生產的特性,卻為創作人提供源源不絕的發揮空間——倘若制度許可。正因如此,當天港視不獲發牌,一班年輕創作人才痛心疾首:今後要寫港劇,難道要屈就TVB?ViuTV作為人才搖籃,表現如何?早幾天,我把這問題交給有參與ViuTV製作的年輕編劇Y。她說,新電視台不太重視劇集,每周一小時,機會不多,有編劇寫完這齣劇,迅即調到那個綜藝節目,寫別的東西。而做綜藝與寫劇本,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工作。同時,ViuTV為節省資源,把劇集外判, Y這些年輕編劇,好處是可接不同工作,但壞處是別處根本也沒什麼寫「港劇」的機會,所以她的朋友,有的被迫返回TVB,有的轉身北上,內地許多網劇需要創作人才。似乎發揮空間也不錯?Y卻耍手擰頭,「大陸嘢寫完要給內地編劇localize對白,創作又無自由,幾無癮。」她始終希望可以寫「港劇」。偏偏眼下的ViuTV,以至整個電視工業的環境,明顯滿足不了Y及其他年輕同業的需求。創意亦是疑問。《矛盾》的概念無疑有趣,但節目形式上究竟有多創新?撕去表面包裝,它跟無綫的旅遊節目(如《三個小生去旅行》)又有多大分別?《Se7en》的紙船渡河,是否太有Running Man影子?《G1格鬥會》看似開創先河,但類似的女子格鬥真人騷,在外國其實毫不罕見。你或許想反駁,抄得好看,不就足夠?但以往無綫抄得好看,觀眾一樣照鬧。好不好看」跟「創不創新」無直接關係,而「起碼比無綫好」更從不應是窒礙進步的理由。假若我們真的期望香港的電視成為創意平台,絕不能滿足於此。就如港視落幕後,《選戰》總導演黃國強向記者所坦承:該劇對白膚淺,橋段守舊,其實並不驚天動地,但觀眾和幕後人員似乎都被浪漫情懷蒙蔽,前者沒深究,後者未反省。別誤會,我沒意圖為開台不過十天的ViuTV判定死刑。比港視幸運的是,它有免費電視牌照,此後十二年,讓創作人研究、磨練、改進的空間多的是,如今不過是起點。可是作為觀眾,我們同樣也得思考:新的電視世界,無疑已經來臨,但對於電視這個老朋友,我們究竟有什麼期望?當然,大家可以一如以往,擁抱娛樂,把「創新」、「文化」、「人才」這些曲高和寡的詞彙,通通拋諸腦後,然後一邊享受(未必新奇的)綜藝、清談、外購節目,一邊眼巴巴看着年輕創作人集體變灰而無動於中。但如果,像當年在政總門外大家聲稱一樣,香港人除了娛樂,還渴求電視盛載創新精神,成為創作人才的搖籃……那麼眼下香港電視要走的路,似乎仍很漫長,至少不是一句「起碼好過TVB啦」,就可解決。原文載於2016年4月17日《明報》星期日生活 香港電視 電視 viutv

詳情

看V台,談亞視

V仔電視台創意登場,替死寂已久的免費電視頻道帶來一波全新的觀賞快樂。亞視的荒唐反覆當然亦頗具娛樂性,但充其量是一場屎尿屁式鬧劇,直到新台現身,始算電視喜劇的正式登場,唯望陸續精彩有來,千萬別虎頭蛇尾而讓港人再度陷入集體憂鬱。亞視鬧劇持續了十年,不外兩大死因。首先是投資者皆為外地財豪,其之所以看中亞視,或因政治考量,或因買空賣空,或因沽名釣譽,又或上述皆是,總之根本沒把什麼叫做電視和什麼叫做香港電視觀眾看在眼內,一味閉門畫餅,徹徹底底的外行領導內行。亞視原先不是有許多內行人才嗎?不也有許多內行人才曾經投入幫忙嗎?是的,但完全沒用。內行是一回事,內行而願意或能夠付出真本領又是另一回事。過去十年,參與亞視的電視內行人面對此等台灣或大陸財豪老闆,十居其九純粹只懂唯唯諾諾,拍馬吹捧,唯一志向是刮一筆就走,若刮不到便走得更快,誰都沒興趣盡心盡力把節目搞好。別怪此等內行人,有這樣的財豪老闆坐在面前,不衝過去搵着數便對不起自己,他們都是精明的香港仔,像鯊魚嗅聞到海裡血腥,不張口噬咬,便不是鯊魚。要怪,終究只能怪土豪老闆,若能知人善任,早有機會打殘那內鬥得像宮闈劇的惡質大台。大台這些年來常把人才當庸才使用,亞視呢,則把奴才當人才,而最可怕的是,即使明明是人才,不知道因為風水抑或什麼理由,一進了亞視亦常甘為奴才。於是大台節目每况愈下,亞視更熄燈拉閘,留下一頁不堪其臭的電視歷史和一堆拉扯不清的勞資糾紛。另一個令亞視敗亡的原因是特區政府相關部門的監督不力,其中當然以前加拿大國民蘇局長的責任最大。對於亞視亂局,他身為局長,早就應採取比較積極有效的監督和監察手段,但此公最擅長是梳一個奶油all back髮型,穿一套裁剪得體的貼身西裝,配條袋巾,側起一條肥頸,眯起一對電眼,嘴角含春,似笑非笑地對着電視鏡頭擺個chok樣。這幾乎便是他上台以來的唯一「政績」了。除此以外,他搞邊科衰邊科,電視發牌搞出個大頭佛,版權修例搞出個爛攤子,做乜都係有姿勢冇實際,令香港特區的廣播政策或原地踏步或朝後倒退。換在其他社會,不管有沒有民主制度,這樣的官僚,早就問責下台。俱往矣。逝者已逝,熄者已熄,數電視風雲,還看明天。唯有祝願V仔台努力,再努力。原文載於2016年4月10日《明報》副刊 亞視 viutv

詳情

睇女人打交

ViuTV其中一個重點真人秀《G-1格鬥會》終於開播,雖然個人覺得論勢頭論gimmick都唔夠《跟住矛盾去旅行》黎,但這個節目確是開了同類真人秀先河,這個節目風險很高,參賽者很易受傷,很易退賽,很多uncontrollable factors,很麻煩,而更重要係,其實我覺得,睇一班女人打交,唔係真係咁好睇。或者自己真係唔識欣賞格鬥拳賽,看著選手比人打到面青鼻腫,也是覺得慘不忍睹,心裡很不是滋味,男性固然如此,女性更甚。就算只是第一集,看著她們做少少體能測試,有些人非常handicapped,動作姿勢又不標準又不美觀,我只是覺得她們好笨拙,女性化的形象完全破滅。如果大家試下幻想自己最喜歡的女artist,參加這個MMA格鬥秀,看著她們硬梆梆的食幾拳,比人打得面青口青,會不會胃口倒半?可是,我還是對這個真人秀很有期待。恕我孤陋寡聞,除了龍小菌和個HotCha成員之外,其他人真係完全唔識。無疑,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知名度夠高邊個會想參加尼類節目,唔通真係想挑戰自己磨練自己?我諗八個女生都是想藉ViuTV的重頭節目提升一下自己知名度,讓廣大的觀眾認識一下自己,search下自己。或許這就是擂台底下,娛樂圈另一面的掙扎求存。特別是我在節目之後,真係search下啲新聞,見到有人竟然會被打到可能有永久性損害,令我有多少震驚之外,對這個節目製作的認真和「去到盡」多了三分敬意,當然,最令人肅然起敬的,是八個女生都真是要付出血與汗,忍受操練和捱打的痛苦去完成這個節目,我想這些連男生都未必應付得了。不過,若然節目的進路,並不是拳拳到肉,去到最盡,而參加者純粹抱著練拳、玩玩下的心態,玩弄女生之間的是是非非與明爭暗鬥,我想觀眾很快會放棄繼續追看下去,因為這樣沒有意思。雖然我由衷地唔想睇到女人打交,但個節目唔係拍你比人打得好金,是沒有繼續支持你落去的理由。據報道,Hotcha的黎美言在節目中成為頭號公敵,原因是太過「認真打」,但我心諗,「認真打」不是這個《G-1格鬥會》的最大價值嗎?放長雙眼,希望這個節目不是虎頭蛇尾,令人失望。亦不會令我收回,剛剛在她們各人page上留下小小的一個like。 viutv

詳情

香港人等了十年的新電視台ViuTV

我說香港人等了十年只是借用《十年》來呃Like而已,因為香港人等一個新的電視台豈止十年呢!

ViuTV Facebook Page 用第一個十萬 送給以後的十年我們知道每個like都得來不易,明天開始,每一個收看免費電視 99台 ViuTV的你,將成為推動我們向前的無限動力。感激!#ViuTV #免費電視99台 #4月6日 #全港收看 #唔一定要機頂盒

由 ViuTV 貼上了 2016年4月4日

當四月一日亞視熄機,四月二日另一間香港免費電視台ViuTV接了原有亞視的數碼頻道成了99台,並以試播形式運作,並將於四月六日正式開台。這個象徵意義很大,因為香港電視行業落後了其他地區實在太多,是時候急起直追。

一台獨大使香港電視行業不思進取是事實,也使從事這個行業的人意興闌珊,昔日這個行業被視為新鮮、有趣、有前途,但今天卻被視為夕陽行業,因此年輕人對香港電視業卻步。事實上全球所有市場,電視媒體向來都是最先進、新鮮、有趣,只是香港的獨特環境使這行業扭曲。

原本大家期望會有王維基的HKTV,但一籃子因素否決了香港人看電視的權利,最後由香港傳統大財團旗下的ViuTV和奇妙電視成功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但後者仍然未見有進展,隨之而來便是ViuTV成為港人另一個期望的新電視台。從這三日看他們的宣傳,便感到香港電視行業還有一點希望。

試播了大約三天左右,從整體的品質看,無疑ViuTV比無線是更勝一籌,當然還有一些改進的地方,其中一個自家製節目《粵詞越愛》便明顯是需要改善,這個節目的目的是挺值得鼓勵 是以粵語內容的音樂做主體,但看了第一集,嘉賓和主持人明顯對香港的粵語音樂並不熟悉,這方面是絕對需要改進,因為作為一個主持人對粵語音樂不清楚便發表偉論時,這樣無疑是將一個音樂節目斷送。

當然也有好的節目是值得欣賞,而且還認為是挺有新意和製作認真,當中利用戲劇模式來介紹ViuTV新節目的《We I U》個人便認為是一個挺有新意和有趣的宣傳手法。該劇戲是描述一個新入職的撰稿員Angela如何在一間新的電視台創作出自己的電視節目,劇中的畫面、故事情節都比現時無線的電視劇好多倍,畫面在調色上和鏡頭運用並不老土,故事也明快而且年輕感強,而且能夠在劇中宣傳ViuTV自己的新節目是一個不錯的新嘗試。

而更加值得一提的選角,劇中有多位的年輕人演員,這些新面孔的優點是能夠真的反映出故事的說服力,至少會找一個真正年輕演員做一個新入職的後生撰稿員,而再不是如無線膠劇般找唯唯、龔嘉欣、唐詩詠做學生罷。劇中的女主角Angela Yuen 袁澧林是挺有新鮮感和觀眾緣,樣子並不是最漂亮的一位,但卻因為俱有年輕氣息和討好的樣子,相信會是一個可造之材。另一個叫劉俊謙同樣有陽光味道男孩,原來香港的演員並不是個個都三四十歲的,也有年輕演員,只是一直沒有人願意去發掘,只是有人仍然保守吃老本,以熟悉的面孔來留觀眾,以保本的方法去營運,失去了「試」這個應有的方法去創作。

而ViuTV的新聞更加不用擔心,因為是NowTV新聞台的班底時,你終於可以看一些不會被河蟹的新聞節目。

至於利用《太陽的後裔》更是無線最擔心的殺手鐧,因為現今連師奶的都會追韓劇時,在黃金時段播此劇,是對對台挺有壓力。

至於ViuTV所強調的實況綜藝節目是否成功個人是挺有保留,個人是有疑惑,因為港人對「真」的定義是很認真的,因為港人是一如黃子華的棟篤笑中指出香港的生活是有幾奇呀?意即港人面對的生活很多的都古怪了和戲劇性強,而且港人看事物是頗看透世情,不愛虛偽,所謂的實況節目情節在拍攝手法時,如拍得不夠真實,太過虛假時,這便會使人反感,因此節目的監制和導演必需要有很高的技巧,至少不要如大陸的《中國好聲音》觀眾般那麼假啊!!

明天ViuTV正式開台,香港的電視行業終於有正式的競爭,期望港人可以真的對「煮個麵你食」「快樂BBQ」「結局開心舞」「家家有天台」「幾十歲人做學生」的時代可以正式終結。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電視 viutv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