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又憶起〈香港之死〉

特首林鄭月娥謂日後要考慮設即時傳譯,避免記者用英語重複問題「浪費時間」,我想起那篇著名的〈香港之死〉文章。一九九五年,回歸前夕,《財富》雜誌以「香港之死」為封面,預示香港回歸後死亡的N種方式。回歸初年,總算還有些前朝官員頂住,強國還未事事以我為主,香港崩壞速度未算快,於是失驚無神就會有人拿出這篇文章來鞭屍,謂「香港無死」、「明天更好」。〈香港之死〉一文最大錯誤,乃預言變化會在回歸後數月發生,今天若你拿起文章再讀,你會發現死亡是一個過程,到今天,大部分預言逐漸靈驗,死狀脗合。其中一項預言是「英語使用減少,讓路廣東話與普通話」。政務官出身的林鄭月娥,不可能不知道「英語答問waste time」這信息,刺痛香港的英語社群。她的失言,正正點出了一個不方便的真相:回歸以來,政府官員面對公眾,愈來愈側重廣東話與普通話,不只是傳媒的困惑,也是國際都會褪色的先兆。長此下去,〈香港之死〉另一預言也將實現:「香港就像另一個內地城市。」失去國際化特色,香港淹沒於內地城市群中,什麼都不是。我不認為香港會死,前提是大眾須一同致力保存我們的特色。香港的成功,從來是因為與內地不同,而非趨同;從來是因為兩制差異,而非一國同質。[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10/s00311/text/1531159908083pentoy

詳情

區家麟:Waste Time

特首一句waste time,令全城思考光陰之寶貴。小弟往日製作新聞紀錄片,常警惕自己也勉勵後輩的做事最根本宗旨:千萬不要浪費觀眾時間。大台製作長篇新聞專題,若有半小時廢料,等同浪費一百萬人每人半小時的光陰,罪大惡極。林鄭治下,浪費時間之舉,首推土地大辯論。網羅有識之士勞師動眾搞大龍鳳,前設了一定要覓地千二公頃、前設了軍事用地不能碰;問卷設計誘導性,選來選去無得選;最後報告懷胎數月,林鄭出口術要早產,要填海。浪費了多少官員的時間、浪費了多少討論的口水。特區體制,浪費時間的能耐與無聊廢話之級數,直線飈升。最近有西環契仔建議被主席趕離場的立法會議員,應加重懲罰,或要「停賽一年」;又有紅底智囊謂終審法院是政治法庭,法官要作政治判斷。兩種論述都引英美民主社會作例子,前者謂英國議員有類似先例,後者說美國國會都激烈辯論最高法院法官人選。這些理據真的惹笑,若認真討論,又是一場消耗光陰的盛宴。英美政治體制,議員好歹都是民選,有認受性,權力受監察;香港那位隨便可以趕走議員的立法會主席有多少票?答案是零票自動當選,扭曲制度下政治霸王餐吃得開心。這個制度,令六七百萬人二十年的時光失竊,損失慘重,真正waste time。[區家麟]PNS_WEB_TC/20180709/s00311/text/1531073869800pentoy

詳情

馬家輝:晒時間

特首一句「waste time」惹起一場語言風波,事情本來不大,但在當下愈來愈強調「華洋之辨」的「愛國」氣氛裡,說不定會被人食住上,跟「中國香港是否仍應有洋法官」和「中國香港是否仍應使用普通法」之類議題一樣,順勢拉扯到「中國香港是否仍應把洋語用作法定語言」的爭拗上。風波變成戰爭,看來還有一段時間的拉拉扯扯。當特首說「waste time」的時候,她心裡在想什麼?很可能,她口說英語,腦海卻仍用中文思考,想著的是粵語的「晒時間」,一個輕鬆常用的「晒」字,直譯便是waste了,語境重量比中文嚴重得多,指向無意義、毫無價值、絕對無聊,難免使人覺得歧視,感受非常不良好。其實同樣的意思,若用英語思考,完全可以有不一樣的、正面得多的修辭選項,由浪費和無聊變成積極和有效地使用答問時間。只可惜,一旦「中語為思,英語為用」,表達出來的狀態即流於官腔、霸道、獨斷。邱吉爾說過「語言是政治人物的子彈,比手槍更具殺傷力」,記住這句話,自更懂得謹言慎語。一般都說香港使用「兩文三語」,中文英文皆是官方語言。我是法律門外漢,曾讀《基本法》,頗多地方不太理解,例如中文版的「總則」第九條指明,特區政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英文則是「in addition to the Chinese language, English may also be used as an official language」,不知道能否算是留了伏筆,先確定了中文的不變地位,才把英文放在可用但其實不一定要用的彈性選項。憑此彈性,英文便非「內在必然」,政府要改變便有權改變,只因香港是被普遍承認的國際商業都市,英語既有其操作上的實用需要,亦有形象上的符號價值,用便用了,沒什麼改動的必要,除非有人想不開、失心瘋。但,人有大意,偶有失蹄,權貴高官雖然明白英語的關鍵現實,一不小心卻易忽略雙語並用,「嚴重傷害」了英語人口的資訊需求和香港市民的語言感情。午夜臨急出稿補鑊,是應該的,並且先出英文版,半小時才出中文版,或許是翻譯需時,亦不無回敬幾分時間優待之意,算是聊勝於無賠償。記得曾蔭權年代,某回,突然倡議行政會議使用英語,其後當然不了了之,否則,建制派大多啞口無言,自有尷尬場面。千可以,萬可以,但切不可以讓建制派尷尬。煲呔曾到了今天,該有沉痛領悟了吧?[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06/s00205/text/1530814950701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