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評程翔《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 文:江關生

研究六七暴動著作最豐的張家偉指出﹕「研究和採寫六七暴動的歷史,似乎是沒有盡頭的。」內地雖然有《檔案法》,卻沒有嚴格執行,隱藏了大量本應依法公開的六七檔案;官方的出版物也藏頭露尾,不盡不實。例如,1967年5月18日,總理周恩來出席首都各界革命群眾十萬人反英帝國主義鎮壓香港愛國同胞的集會,如此重要的政治活動,相當於工作日誌的《周恩來年譜》卻隻字不提。 資料所限,要對一場發生在半個世紀之前的動亂作全面精準的復盤,絕非易事。譬如,毛澤東對六七暴動除了下令不出兵收回香港,還作出過什麼指示,至今諱莫如深。 程翔新作《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下稱程書),推進了對六七暴動的探究。他對六七暴動的基本判斷,筆者原則上同意,但也有若干值得商榷之處。 1、香港癱瘓九龍大亂陳兵邊境打破邊界 「香港癱瘓、九龍大亂、陳兵邊境、打破邊界」是否中央批准的鬥爭方案,是程書存疑的一大懸案。 程翔引述曾在外交部西歐司港澳辦公室處理六七暴動的冉隆勃(筆名﹕余長更)寫道﹕周恩來指定外辦副主任劉寧一參加會議後隨即離去。劉寧一聽完(與會者)討論後,把提出的意見歸納為四句話,叫做﹕1.香港癱瘓;2.九龍大亂;3.陳兵邊境;

詳情

消失的檔案

中大邵逸夫堂整個劇院,樓上樓下座位近1500。博群電影節首播紀錄片《消失的檔案》,觀眾來自四方八面,有年輕學生,有像我一樣的中年人,也有拄着拐杖七老八十的長者,老中青坐滿了全個劇院。五十年前六七暴動的歷史早已塵封,不少人都記憶模糊,但這段被視為香港發展的分水嶺、影響深遠的本土史,仍然引起有心人的莫大興趣。 資深紀錄片製作人羅恩惠是我的朋友,她窮四年半的時間和精力,幾乎拋開一切,嘔心瀝血,找回消失的檔案,訪問當事人,把香港重要的歷史還原,箇中的艱困、辛酸,需要的毅力、勇氣,全力的投入、付出,教我這個傳媒人深深折服。羅恩惠拍攝紀錄片的心路歷程,足以另寫一章。 今天是所謂後真相時代,我不希望這種論述,變成模糊甚至歪曲歷史的藉口。歷史真相只有一個,不同人不同經歷、不同政治立場,都會對他們親歷的歷史,有截然不同的演繹,甚至為眼前利益和需要,肆意扭曲史實,把黑說成白,把錯說成對。 觀眾當中,有不少是六七暴動的參與者,這段經歷,纏擾他們大半人生。據我了解,不少前線參與者,特別是稱為YP仔的青少年犯,對當年影響一生禍及家人的遭遇,至今仍憤憤不平。他們在多年前已成立組織,透過活動和游說,謀求平反,甚至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