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呂麗紅與陳章萍看教育的兩極文化

近日香港教育界最多人討論除了蔡若蓮外,當然是興德學校的陳章萍校長的惡行,前者在有關國教的討論觀點難以明瞭以及感到極左心態和偏頗,後者就見到今天教育者如何利用權力來獲取私利以及非法行為,這些教育工作者對本港未來都是有壞的影響。

這刻我想起呂麗紅校長,教育工作者是應該怎樣呢? 一定要染紅嗎?一定要私利忘義嗎?

認識呂校長並不是在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才知道,而是透過一個港台節目上認識,香港這個充滿功利主義的社會,還有這樣真正為教育著想的人,每次看她的經歷,都深受感動,佩服她的毅力,今天少有。

但是陳章萍這類人物,其實橫看今天社會,其實多不勝數,「影子學生」這種情況其實一直存在,因為很多學校生怕殺校,所以便出現了這種情況,而殺校理由是教局的政策,不推行小班教學,學生不達到一定數量,自然就要被淘汰走,這樣便會有學校走一些偏門方法來保學校,校長作為一校之長自然是帶領者,也是在做影子學生的推手,在其他老師眼中,大家都是打分工時,可能飯碗不保的情況下,便自然會與校長一同合作,因為大家都是坐同一條船,倘若不夠學生,大家會被殺校或者縮班,教席不保,生計成問題,這個理由也使為何該校有這種情況但從沒有提出質疑或者揭發,但是這校長卻不懂什麼叫做同坐一條船也要同一種同理心態,反之以為成功保校就可以為所欲為,打壓老師對學生不公等行為,自然最後導致今天有人爆大鑊之事情,倘若這校長是醒目的話,或者沒有取盡權力欲,大家好好地,「影子學生」這鑊是不會浮上面。

陳章萍的情況,其實是套用今天社會也不覺得感到驚奇,同流合污屢見不鮮,只是關鍵在於是否有感到自身的利益被剝奪,然後作出反抗,這種下流行為其實一直存在,甚至變本加厲,只不過今天一些人仍然一起擁有較大的利益而同坐一船上,所以還沒有籠裡雞作反,要等有人籠裡取盡甚至取別人之利益,就會有大爆發的一天。

呂麗紅與陳章萍可謂今天香港教育界的一個範例,前者可以視之為一個學習對像,後者則可視為反面教材,至於蔡若蓮,一個在功能組別敗了而可以再出任官員的情況,相信只會有今天香港獨特的政治環境下才見到(你會說美國高官都有這種情況,希拉利便是一例,但人家的反對派來作出一種互相包容的政策,但是蔡若蓮的政治取態是對家嗎?明顯不是,那麼只有一個簡單答案,就是政治酬庸)。

香港可否多些呂麗紅,少幾個蔡若蓮和陳章萍,就真的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