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的所謂閱讀訓練

立法會TSA公聽會,家長說的都是由衷之言,是每天在家裡和孩子掙扎的吶喊。童年幾多快樂時光,就是斷送在這些操練上。

最近我傷心地發現,小女做閱讀理解時,根本沒有閱讀,也根本沒理解文章。她懂的,只是在文字裏找答案。

那是一篇朱自清的散文,我看到了,興奮地跟她說,媽媽以前也讀過這一篇,不過好像是初中才讀的,還感情豐富地朗誦起來。她不屑地瞧瞧我,繼續做她的練習。

怎樣做呢?她沒看文章,直接看題目,然後才在文字裏找答案。我問,不是先看文章,再看題目,再找答案嗎?她又沒理我。

TSA小三中文科的閱讀卷,25分鐘裏要做3篇閱讀理解,平均只有8分鐘一篇,莫說是她,我或者也會覺得緊張。

8歲的孩子,8分鐘要看一篇520字的文章,答9條題目,還要一連看3篇。若不操練,根本應付不來。但過度操練除了賠上寶貴光陰,還因而喪失閱讀興趣。

那篇朱自清,她有些題目不懂而問我,我指導過後,正想介紹作者有多聞名,文章裡一些句子有多優美,她全沒興趣地把習作蓋上,「做完了」,她說。

我問,你還沒看過那篇文章呢!她答,不用看的。

從這一份功課裏,她學到什麼呢?只學會機械地在文字裏找答案,訓練得愈多,做得愈快。但對閱讀能力,一點沒進益,她甚至不知道那篇文章的主題。更可惜的,是她對文字的好感和敏感度也失去了。

我不明白,一個8歲小孩為何要學應試技巧,而不好好去培養閱讀的興趣與能力。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5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