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滴滴350億大deal,香港則繼續放蛇拉人

當大家取笑中國無得玩Pokémon Go,然後笑人家搞什麼山寨,其實今天的中國在創新科技早已快過香港兩光年。市場消息指中國最大的本土網約車公司「滴滴打車」與另一間全球最大外國網約汽車「Uber」合併中國業務,而這個Deal的價值達到350億美元。

350億美元有多大?是大半間和黃,如果來港上市,如無意外可以入到藍籌成為恒指成份股。

中國網約汽車市場競爭激烈,由滴滴打車與快的打車在中國境內以燒錢內鬥,其背後的投資者騰訊與阿里巴巴利用打的這個平台,成功收納了用家使用電子付費系統, 支付寶和財付通真真正正完全地入了屋。倘若你身在中國乘車,而手機有以上兩款電子付費系統,完全不用真實現金交易都可以乘車,不用怕司機找假錢給你。這種方便甚至比其他國家都好,更加不用說和香港比,現在香港連八達通使用的士付費都未流行,仍然停留在HKTAXI之類的叫車服務,電子交易完全是零。

滴滴和快的最後合併,期間經歷了不少市場動盪,如有市政府禁止使用這些App,甚至有市政府推出自家的網約App來取代,又有當地的士司機發起抗議之類,引發起不少問題,但是敵不過市場及背後兩大互聯網公司在現今中國大陸的影響力。

中國政府早前終於推出由國務院辦公廳頒布出租車行業改革指引,交通運輸部等七個部門聯合頒布特別針對互聯網預約出租車的經營辦法規定。當中詳細定立了法規,使這些網約汽車App正式開綠燈,而這個市場亦會真正開拓和正常發展。因為私家車正式進入市場而被規管(先不理是否成功但至少有法規先行),讓用家和車主可以有新的選擇,從而使服務更廣闊,是進步的表現。這是不能否認的。

網約汽車App的發展,其實是中國大陸互聯網其中一個寫照,就是龐大市場與營運者的積極性,以及推動創新科技上的政策配合。以上的條件,香港除了市場規模上不能比較外,其他的條件都明顯被比下去,香港甚至是落後於第三世界國家。

其他國家甚至是一些落後國家,網約汽車早己流行。新加坡為了這方面更改動了當地法律來配合市場上的變化,這便真正創新科技下的政策有用作為。反觀香港的創新科技,實在是退步、倒退和固步自封。楊偉雄還說自己在過去九個月做得好,真的是一種喜劇表演。

政府推動創新科技,並不一定是投資科技,而是透過政策和法規製造誘因來推動創新科技發展。以網約汽車為例,香港其實是最可以做的,甚至可以成為亞太區的範例,因為香港交通發達全球數一數二,而交易系統並不是沒有可能,因為本港智能手機的普及,即使沒有如大陸的財付通或者支付寶,信用卡付費基本上是沒有難度。但是看看今天在這方面有關網約App的發展情況,只能以笑話來形容,而且最近香港警方還繼續放蛇打擊Uber車主,更不要說想香港搞什麼App合併的天方夜談。

人家已經講到合併走快香港兩光年,香港還在放蛇拉人阻發展,情何以堪。

有關合併消息,雖然是市傳,仍然未經雙方公司証實,但是這個市場的發展和積極性,香港望塵莫及。或者你會說不要只向錢看,但市場的發展如何量化, 就是透過市值來計算,而市場價值亦反映出市場的需求,代表服務有多吸引到投資者、消費者,當中的種種因素便是創新科技的價值所在。

我們的領導還說打擊什麼霸權之類,但是真正沒有沒有做到呢?的士市場壟斷霸權又有沒有打破呢?這都是市民的需求,不只是地產霸權,但為什麼港府卻在此事上畏首畏尾?當中是否因為牽涉到潛在利益者呢?梁先生是否可以找找廉署審查委會主席譚惠珠幫幫手,有關的士行業有沒有出現一些不正當的非法行為呢?當中有沒有涉及到貪腐呢?為何政府遲遲不對汽車租貸服務上開綠呢?

「創新科技」這四個字,今天香港政府的確沒有資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