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f篇:德國有否機會打贏二戰?

明天5月8日是二次大戰「歐戰勝利日」70周年紀念,今天且讓我在這裏談談二次大戰的歐洲戰事。

我在中學年代,讀得最多的,便是二次大戰的書,到入了大學,甚至直到今天,我仍不時會購買二次大戰的書籍來翻看。這些年來,其中一個自己反覆思量的問題,就是德國當年究竟有沒有機會打贏二次大戰?如果當年希特勒沒有犯下一些戰略錯誤,那麼又能否為戰局扭轉乾坤,改寫隨後的歷史和世界大局呢?

 最大敗筆:兩線作戰

希特勒最常被指出的一個戰略錯誤,就是在1939年秋至1941年春,橫掃整個歐洲大陸,但英國仍未攻克的情况下,卻貿然出兵蘇聯,結果因為東、西兩線作戰而不勝負荷,走上敗亡。

如果,當年希特勒沒有對蘇聯用兵,反而集中兵力打好另一條戰線,例如二次大戰軍事史學家John Keegan所提出的北非和中東,那麼整個戰局也會改寫。他可以拿到夢寐以求的豐富石油資源,而不需像後來為了拿到蘇聯的高加索油田而冒險深入敵後,最終被紅軍逆襲和重挫。

 隆美爾的功虧一簣

事實上,在對蘇聯開戰時,德軍合共有205個師的兵力,當中有145個師部署在東部戰線,38個師在西歐,而只有兩個師在北非,而名將隆美爾(Rommel)就是憑這區區兩個師(但都是精銳的裝甲師),橫掃整個北非,創下了軍事史上的奇蹟,贏了「沙漠之狐」的美譽。但最終,卻因為兵力和援軍始終有限,以及補給追不上,而筋疲力盡的被擋在埃及,望着中東的油田,喟然長嘆。否則的話,德軍不單自己拿到了石油,也切斷了對方的石油供應,甚至再進一步,穿過伊拉克,直接咬向蘇聯的下腹,與征蘇的德軍在高加索會師……

順帶一提,隆美爾的功虧一簣,除了因為希特勒由始至終漠視了北非和中東戰線的戰略價值,對隆美爾欠缺支援之外,也與前兩個月上映的一套電影《解碼遊戲》(The Imitation Game)當中所牽涉的歷史有關。話說,英國「電腦之父」艾倫圖靈(Alan Turing)所開發的解碼機,破解了當時號稱世上無法破解的德國「謎」(Enigma)密碼機,當1942年10月底,隆美爾進攻到埃及的阿拉曼(El Alamein)、開羅、蘇彝士運河,以及通往中東的大門這些讓人垂涎的戰果,正近在咫尺時,卻同時耗盡了燃料。德軍遂以「謎」密碼機向總部求援,但卻被圖靈的解碼機所破譯,英軍遂命令位於地中海的部隊,全力阻截隆美爾獲得燃料補給,並且做到了,德國油輪接二連三被擊沉,讓隆美爾的部隊因為缺乏燃料,而機動力大減,最終在這關鍵一役戰敗,一路飲恨敗退,而隆美爾亦因健康問題而離開非洲。

 如果要向蘇聯用兵,那又有否機會戰勝?

但退一步說,如果真的要向蘇聯用兵,那究竟又有否戰勝的機會呢?

1941年夏天,6月22日,希特勒分兵三路,揮軍入侵蘇聯,北路大軍劍指列寧格勒,中路大軍劍指莫斯科,而南路大軍則是基輔。紅軍旋即兵敗如山倒,德軍如入無人之境。正當大家以為繼在西歐後,閃電戰又一次大獲全勝時,不料,蘇聯遼闊的疆土、源源不絕投入戰鬥的人力和物力、秋天的泥濘,以及最重要的嚴冬的刺骨,讓希特勒的大軍吃盡苦頭,重蹈當年拿破崙的覆轍,在莫斯科城外被攔住,最終鎩羽而歸。

事後回看,究竟在1941年,德軍有否機會攻陷莫斯科,讓斯大林難以翻身呢?

 1941年:犯了東線戰略上最大錯誤

其實當年,希特勒與他的將領,曾經在對蘇戰略上發生過一次激辯,結果他不顧將領們的反對,犯下了陸軍參謀總長哈代爾認為是「東線戰略上最大的錯誤」,那就是沒有及早集中兵力在中路拿下莫斯科,而要分兵,保持北、中、南三路並進的態勢,結果,延誤了戰機,致使在莫斯科城外被「冬將軍」所敗。

要知道,攻下莫斯科,不單在心理上、在政治宣傳上,都有無與倫比的效果,况且,該城也是蘇聯當時軍需生產重地、南北交通運輸連接交匯的樞紐,一旦陷落,其軍需供應將大受打擊,後方兵員和物資運往前線的難度將大增,紅軍戰線更被分割開南北,繼而被孤立,不能協調反擊,以至被逐個擊破。

偏偏,德軍在拿下莫斯科附近的城市斯摩棱斯克(Smolensk)之後,卻沒有因地利而乘勝追擊,希特勒反而在8月尾這關鍵時刻,把中路大軍最精銳,古德里安(Guderian)將軍的第2裝甲兵團急轉彎,從原本挺進莫斯科,改為南下與克萊斯特(Kleist)將軍的第1裝甲兵團聯手,包圍基輔,支援南翼攻勢。結果基輔之役在9月尾結束,德軍創下俘獲紅軍66萬多人的豐碩戰果,被希特勒稱為「史上最偉大的會戰」。但可惜,這也是一個「贏了戰役,輸了戰爭」的經典案例,挺進莫斯科的戰機,遂延誤了近一個多月。

 1942年:在斯大林格勒失掉最後的勝機

當古德里安的第2裝甲兵團歸位,再次挺進莫斯科時,已是10月初(其實同一時間,中路大軍另一精銳,霍斯(Hoth)將軍的第3裝甲兵團,也被調動了去協助北路大軍攻佔列寧格勒,結果無功而返,一來一回同樣徒然浪費了近兩個月的黃金戰機)。但此時,德軍卻要遇上秋天的泥濘,繼而遇上嚴冬的刺骨。古德里安記錄其前線戰况,說初雪是在10月6日晚下的,到了11月13日,氣溫下解至零下8℃。同一時間,趁着這個空檔,紅軍從西伯利亞抽調的援軍源源趕到。12月初,德軍在莫斯科城外被擋,12月4日,古德里安記錄氣溫下降至零下31℃,5日,再進一步下降5℃,由士兵到坦克,都凍至動彈不得,6日,朱可夫(Zhukov)帶領紅軍大反攻,德軍倉皇敗退。

我同意哈代爾的說法,這是德軍犯上「東線戰略上最大的錯誤」,因而耗掉了那寶貴的個多兩個月時間,錯過了1941年這在東部戰線取勝的黃金機會。

但即使到了1942年,大勢仍非沒有可為,尤其是德軍粉碎了紅軍的春季反攻之後。但已經把一眾屢立戰功的名將解職,因而獨攬大權的希特勒,再次捨棄了莫斯科,而把夏季攻勢的重點放在南翼,尤其是烏克蘭這糧倉,以及高加索的油田,後來更把目標鎖在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這兩處地方。

但只要看看地圖,大家就會看到,為了這兩個目標,德軍的戰線要為此延伸得有多長,側翼是如何的空虛,讓紅軍可以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反攻。更要命的是,希特勒在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這兩個目標上翻來覆去,一時想先拿油田,一時又想先拿下這個以蘇聯最高領袖為名的城市,以一挫對方銳氣,結果就是拖拖拉拉,翻來覆去,屢誤戰機。

我相信如果當日能夠一早拿定主意,要拿下斯大林格勒或高加索,都不是很難,因篇幅關係,在這裏不贅。結果,德軍在這個冬天被蘇聯再一次反攻成功,遭受災難性慘敗,失去東部戰線最後的勝機。

總的來說,北非、莫斯科、斯大林格勒這3場仗,原本都是德軍可以打贏的,也只要打贏,就可以完全扭轉德國的戰爭命運,但希特勒卻都同時犯了大錯。

 1943年:德蘇兵力對比已出現根本逆轉

到了1943年,此消彼長,雙方兵力對比已出現根本的逆轉,我認為德軍已經再無機會戰勝對方,就算在局部的戰役能夠打得再漂亮一點,也只是把戰敗往後推延,但已經無法逆轉戰局。

這年夏天,德軍在東線發動最後一次大攻勢,那就是庫斯克戰役。在短短的戰線上,德軍出動了空前密集的坦克兵力,包括虎式Ⅰ型、豹式、象式這些新銳坦克,但結果,蘇軍卻守住戰線,並且第一次在沒有「冬將軍」的協助下,擊退德軍,並進入大反攻階段,東部戰線的主導權從此落入紅軍手中。

 1944年:諾曼第登陸成功與否已非關鍵

順帶一提,在西部戰線上,當年希特勒的直覺認為盟軍會在諾曼第登陸,反而他的將領卻估是在加萊(Calais),因為那裏的英法海峽距離最短,同時將領亦遭盟軍的欺騙行動所騙。但這次,希特勒卻與他的將領妥協,重兵佈防在加萊,於是讓盟軍的登陸部隊幸而避過德軍的重兵和頑強抵抗,否則的話,勝負難料。

但我認為,即使盟軍於1944年6月6日登陸諾曼第失敗,基本上也改變不了大局,因為在東線,正如前述,雙方兵力對比已出現根本的逆轉,事實上,諾曼第登陸兩個多星期之後,蘇聯於6月23日,以壓倒性兵力,發動雷霆萬鈞的夏季攻勢,結果,德國的中路大軍幾乎被全面擊潰,打了德軍在二戰中最大的單一場敗仗,所遭的重大損失再也無法彌補,到了8月尾,紅軍已經收復了大部分領土,並把戰線推前到國境線,德軍再難避免兵臨城下的破局。

所以,諾曼第登陸即使失敗,德軍亦會因東部戰線而潰敗,因此,諾曼第登陸成功與否,充其量,只會影響戰後美蘇冷戰雙方的政治版圖而已。

 What if 原子彈?

或許,有人會說,反正美國最終都研發出原子彈,就算戰爭真的拖長,德國最終都難逃因原子彈而被迫投降的命運。

但要知道,其實德國自己都有研發原子彈,如果德國在1941年或1942年打贏歐戰,可以在集中資源、心無旁騖的情况下,研發原子彈,結果未必會在這方面輸給美國。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